當前位置:首頁>>正文

紀錄片《征程》第八集|同一片熱土

2022年10月06日 18:55:35 來源: 央視網
分享到:

  他們是來自港澳台的年輕人。伴着故鄉的風、故鄉的雲,融入故鄉的熱土。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同是一家親。中國夢,是全體中華兒女的同一個夢想,他們的追夢人生與國家的豪情萬丈緊緊連在一起。

  在追逐夢想的路途中,有人穿山越嶺而去,有人跨越江海而來。

  轉眼間,這已是台灣青年林智遠來到福建的第七個年頭。

  林智遠(中國台灣):這是我們的書記,(我)在村裏面最好的朋友,(認識)七年了,七年吧,2015年到現在,對啊,七年。

  林智遠,1989年出生於台灣嘉義。26歲的時候,他跨越海峽,來到了祖國大陸距離台灣島最近的地方——福建平潭。

  一次偶然的機會,林智遠邂逅了北港村,一個位於平潭島東北部,極為偏僻的小漁村。

  林智遠(中國台灣):那時候知道我們是從台灣來的,隔壁的老奶奶特別特別地熱情,然後也邀請我們到她家做客。下雨的時候,煮了一碗熱騰騰的海鮮面給我們吃。他們會很親切地歡迎每一個從台灣過來的人,這份額外的親切感,我覺得是我們在這裏落地生根,在這裏創業的一個很重要的一個元素。

  林智遠(中國台灣):這整個島都是石頭啊,冬暖夏涼。這裏的石頭房冬暖夏涼。人家説光長石頭不長草,就是講平潭島。其實石頭是平潭島的文化。

  在北港村,林智遠見到了成群連片的石頭厝,它們結實、牢固、不懼風雨,飽經滄桑卻有一種堅韌的美麗。

  林智遠(中國台灣):我們那時候來的時候,(房子)基本上都空着,不太有人住的。人其實非常少的,大多都是老人,年輕一代都外出工作了,就很典型的一個“空心村”的狀態。

  為了改變現狀,當地政府和村民決定探索鄉村旅游發展之路,而林智遠的到來,恰逢其時。

  初見親切,再見歡喜。古舊的房子和淳樸的村莊,在林智遠看來,有着無窮的魅力。2016年,林智遠在北港村租下了幾棟空置的石頭厝,正式踏上了他在大陸的創業旅途。

  那一年,北港村有了第一間咖啡屋、第一家民宿和第一個文創空間。

  如今,這些會唱歌的石頭,已經成為平潭北港的名片。這個過去冷靜寂寥的小漁村,也變成了“網紅”打卡景點。旅游收入從6年前的零,增長為年均2000多萬元。

  而曾經空置多年的石頭厝,也被改成了餐館、商鋪和民宿。那些離開家鄉的年輕人,回來了。

  林智遠(中國台灣):讓年輕人回到鄉村來發展,而且鄉村也讓年輕人覺得在這裏有空間,有舞台,有機會。老一輩的至少他在七十歲、八十歲的時候,可以含飴弄孫,這其實不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嗎?

  從寂靜到沸騰,北港村的變化讓林智遠和夥伴們心潮激蕩。他們從這個小村莊身上,看到了中國經濟發展的光明前景,同時也看到了自身事業發展的廣闊舞台。

  2018年10月,福建省建立起以“鄉建鄉創”為主題的兩岸合作機制,發布多項惠台措施,鼓勵和幫助台灣文創團隊落地創業,共享歷史發展機遇。

  以平潭為起點,林智遠和夥伴們開始走進更多村莊。然而,去過的地方越多,他心中涌動的情感就越發複雜。

  林智遠(中國台灣):你會發現,不管走到哪個鄉鎮、哪個村落,都會有跟台灣有故事的情節。就是,這個村跟台灣有這麼密切的聯繫,這個村的文化原來跟台灣是那麼親近的。原來在台灣看到的這件事情,在福建也發生。你會發現兩岸的文化就是這麼一家。

  明明是未曾到過的地方,卻有着故鄉般熟悉的感受。來自台灣的青年在福建的鄉村裏,拾撿着光陰的碎片,在不斷地追問與拼湊中,歷史的脈絡在眼前清晰起來。

  鄉關何處?在人生的前26年,林智遠不曾考慮過這個問題。他對自己的定義,是一個土生土長的台灣青年。偶爾在清明節祭掃的時候,看到先祖的墓碑上依稀刻有“平和”二字。

  林智遠(中國台灣):我來大陸之後才知道原來“平和”就是在漳州,漳州有個平和縣。然後看到我們自己的家廟上面,除了平和之外又看到一個“龍峰頭”,龍峰頭是一個地名。因緣際會之後找到這個地方,我們就回到了自己的祖籍地去看看,去看一下。

  林智遠(中國台灣):其實一代一代慢慢追回去之後,你會發現,其實大家真的就是一家人。而且這個一家人是你在族譜上感受得到,你在語言上是聽得到的,眼睛是看得到的。就是這個圓好像被補齊了,那也許可能慢慢地找,慢慢地追尋之後,你會發現更大的同心圓。

  林智遠(中國台灣):以前以為只有台灣這樣吃,我一直(到)回到漳州了之後,才發現原來漳州也是這麼吃的。原來叫台灣味,其實不是台灣味,是家鄉味……

  曾經,他以為自己只是個外來的旅人;而現在,他明白自己卻是個回鄉的游子。在尋找與發現之中,鄉愁這件事情,變得鮮明而具體起來。

  林智遠(中國台灣):應該説,這個鄉愁,它是一代人,一個歷史脈絡的鄉愁。很多東西你是必須要去找到的,而且鄉愁這件事情找到的過程,是很多事情取代不了的。

  走進古老的建築,仿佛穿越千百年的光陰,聽見過去與現在的對話。

  當那些缺失的線索、歷史的消音、被回避的往事,都以重逢的姿態再次遇見,這一切,就不能只是擦肩。

  近些年,越來越多的台灣青年,選擇將足跡印在福建的鄉野。從平潭到平和,從廈門到泉州,從湄洲島到武夷山,如今,已有近百支台灣建築師和文創團隊、300多名台灣鄉建鄉創人才,為福建兩百餘個村莊和社區提供旅游規劃、設計創意等服務。

  從台灣,到大陸。七年光陰荏苒。最初,是謀求個人發展;後來,是尋訪家族記憶。而林智遠們明白,我們這一代人,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共同努力。

  林智遠(中國台灣):那我們的夢想是希望能夠把鄉村打造好之外,其實希望透過福建的鄉村,傳達更多屬於兩岸的故事。那將這種故事形成一個連接點,能夠讓更多人尤其是台灣的朋友知道,隔着海峽的這一塊土地上,也有屬於我們的故事。

  在青春的征程中,我們與歷史相遇,在未來重逢。

  很多時候,夢想的萌芽是一個偶然性事件。

  2014年,三位香港青年因為一次課外活動,接觸了“魚菜共生”這個生態循環農業生産的概念。從此,一個關於農業種植的夢想悄然發芽。

  “魚菜共生”,就是讓養魚的肥水流入蔬菜種植區,魚糞中的養分作為蔬菜的肥料被吸收,而經過蔬菜根係凈化後的水又流回魚池。在整個循環過程中,動物、植物、微生物三者達到一種和諧的生態平衡。

  譚慧敏(中國香港):一開始我們在香港,還在梁立鋒的大學裏面去做試驗。但是後來我們的試驗越做越深入的時候,發覺那個地方就是不夠了。

  香港,寸土寸金,鮮少農業種植,蔬菜和糧食主要依賴進口。這樣一片土地,難以承載三個年輕人關於新型農業的夢想。

  羅偉特(中國香港):當時我們就想,可能要到內地去尋找一下這樣的機遇。

  彼時,在距離香港200公里外的廣東省江門市,有人向他們伸出了橄欖枝。

  近年來,為鼓勵港澳居民來到內地發展,各地相繼出台了多項惠港澳政策措施。而被三位香港青年的創業熱情和勇氣打動,江門市國家農業科技創新中心為他們提供了場地,以供開展“魚菜共生”的科研試驗和項目孵化。

  羅偉特(中國香港):特別地適合,它有溫室大棚,它有實驗室,有農業的設備。它提供了一個場地來讓我們成長。

  2016年夏天,三個香港年輕人踏上這片土地,開始了他們探索新型農業模式的艱難征程。

  譚慧敏(中國香港):裏面的所有設備都是我們自己買材料,然後三個人一起搭起來的。

  梁立鋒(中國香港):基本什麼活兒都做過,我們接電線、接水管、(攪)拌過水泥。

  譚慧敏(中國香港):上網學,搭錯了就重新來。

  探索設計出一套科學可行的“魚菜共生”系統並實現蔬菜量産,是這三個香港年輕人給自己定下的目標。

  羅偉特(中國香港):一開始我們的想法就是在江門把菜種了,然後賣回香港。

  譚慧敏(中國香港):菜還沒種出來的時候,我們就定下這個目標。

  然而,從興趣到創業,從科研試驗到産業落地,這其中的困難,遠遠超過了他們的想象。

  譚慧敏(中國香港):一棵菜都沒有種出來,種子也不發芽。魚苗買回來之後,第二天就死了。

  梁立鋒(中國香港):整個試驗的進度完全沒有方向,就是失敗得太多了。然後我們三個也在生活上面遇到一些困難。

  羅偉特(中國香港):我媽媽帶着我的姨媽來過一次,來接我,就説今天就得跟我們走。

  資金短缺、作物歉收、試驗屢屢失敗、家人不能理解……科研路上的艱難困苦沒能阻擋年輕人前進的腳步。三個人互相鼓勵,四處請教農業領域專家和當地菜農,慢慢地,試驗逐漸有了起色。

  譚慧敏(中國香港):從零到我們真正種出來第一棵像樣的蔬菜,用了一年的時間。

  梁立鋒(中國香港):我們在過程中有很多的困難,但是會看到對方的成長,會看到我們(離)設定的那個目標走得越來越近的那個感覺,是每一天都有很深的一個體會。

  夢想的萌芽或許是偶然的;但追尋夢想之路,卻註定要歷經無數必然——必然會失望,必然會失敗,必然要一次次地推倒再重來。

  梁立鋒(中國香港):把我們整個大棚都全部吹垮了,我們在裏面一年半的試驗系統,我們的數據全部都沒了,夷為平地。當時這個感覺真的很絕望。

  這場罕見的颱風將一切重置歸零。而站在選擇的路口,是堅持,還是放棄?

  羅偉特(中國香港):一邊跑一邊説,可以的,行的,還沒有到不行的時候,或者會告訴自己不是不可能的,我經常會跑着跑着步就,對,這不是不可能的,不是做不到的。

  羅偉特(中國香港):當時我們就把自己比喻成一個熨斗吧,就是你用心裏的熱忱,前面再多不平的東西,我們就給它燙過去,要硬着頭皮上。哪怕最後可能這次創業不成功,但是我們累積了很多經驗,其實這本身就是我們一開始想出來闖、想出來試的一個初衷。

  終於,被汗水和淚水浸潤過的時間給了這三位香港年輕人一個最好的答案。

  2017年颱風過後,重建溫室大棚反而加快了技術的更新迭代。他們在成千上萬次失敗中總結經驗,攻克多項技術難關。

  羅偉特(中國香港):在粵港澳大灣區成長,它提供了一個很友善、很包容的環境給我們,鼓勵我們去把天馬行空的想法實踐。所以我覺得自己個人的成長和祖國的發展還有時代的背景是分不開的。

  2019年2月,《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正式發布,而也是在這一年,三個香港年輕人終於實現了對自己的承諾——從基礎科研到産業落地,他們建成了6200平方米的“魚菜共生”循環農業植物工廠,蔬菜年産量可達300噸。

  羅偉特(中國香港):當我們拿到了供港澳的蔬菜生産基地的資質以後,我們就開始逐漸地賣菜到香港了。

  梁立鋒(中國香港):對我來説,在香港成長,回到內地創業種菜,又將我們的菜賣到香港,這是一個很神聖的事情。我會給大家説,我是一個新型農民,靠的是我們用數據去支撐,靠的是我們用科技的方法種我們的菜,靠的是我們用大型的産業化、規模化、標準化的方式去生産。

  羅偉特(中國香港):大灣區給我們的成長提供了各種各樣的資源和舞台。比如説我們在江門做前期的研究和試驗,但是我們産業化要落地,要擴建,要拿到投資,我們就回到了香港,拿到了天使輪的投資。

  譚慧敏(中國香港):我們把這些優勢給結合起來,就能夠發生一個互補關係,1加1就大於2了。

  在當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他們在開平市赤坎鎮已經完成了500畝土地的流轉。一個大型的“魚菜共生”露地蔬菜種植基地即將亮相。

  羅偉特(中國香港):我們逐漸地有了企業,然後我們開始賣菜,甚至是終於開始第一次納稅,那個時候其實心裏特別地自豪,就覺得原來城市的這些建設、發展、道路,所有東西有我的一份貢獻了。

  從高樓林立的繁華都市走到美麗淳樸的廣袤田野,這幾位香港年輕人,在青春的征程中,他們看見了更好的自己,和更大的世界。

  這十年,中國正以驚人的速度和姿態奔跑在創新發展的道路上。國家鼓勵和支持港澳台青年,把握時代發展機遇,投身民族復興偉業。來自澳門的年輕創業者陳振傑也是其中一員。

  陳振傑(中國澳門):港澳創業者要勇於來到內地去創業。擁抱整個中國的大的市場,大産業方向去創業,會最有機會成功。在科技大産業上,其實會有很強的信心。

  創業之初,陳振傑和夥伴們選擇了人工智能領域。2015年,他們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將自己的科技公司從澳門搬到了深圳。

  陳振傑(中國澳門):計算機視覺圖像識別技術就是以前人眼做的工作,怎麼樣讓機器能夠一樣去做。比如説大家最近可能都會很關注的像電動車入電梯的監測,其實電動車很容易電池會着火,會爆炸,那其實以前是沒有監管手段的,但我們現在結合一個攝像頭,一旦有電動車被監測到進電梯了,我就不讓你上了。

  機器通過充分學習,開始理解特定場景的意義。它們充當了人的眼睛和大腦,學會觀察與思考,然後幫助人們提高效率,改變生活。

  陳振傑(中國澳門):現在其實我們就是通過大量的樣本去教人工智能,它學會了之後,它就能夠7乘24小時不間斷地去分析,盡快地(讓)我們去進行整改。

  陳振傑的公司,從一個最初三人的學生創業團隊,成長為擁有三百多名員工,在全國八個城市設有研發中心及下屬機構的科技企業,為三千多家政企單位提供服務。

  陳振傑(中國澳門):在這麼好的一個時代和機會,去做一些大的事情,去把技術變成現實,把更多人的生活能夠變好。

  如今,越來越多像他們一樣的港澳台青年,將個人發展融入國家發展之中,他們用耕耘創造幸福,用科技致敬時代,用腳步銘刻鄉愁。

  譚慧敏(中國香港):現在,我在江門已經落地生根了,成立了自己的小家。

  中國夢,它連接着充滿感情的過去。

  羅偉特(中國香港):內心有更多的歸屬感,無論走到哪,感覺都像家裏一樣。

  中國夢,它托舉起共同發展的未來。

  林智遠(中國台灣):只要每個人邁出這一小步,其實對於整個政策推動,心靈契合的家園,就會是一大步。所以其實我們不單單只是一個享受者,其實我們也是這個歷史在撰寫的一個參與者。

  同根、同源,同心、同德,同行、同向,同一片熱土,共畫最大同心圓。(來源:央視網)

01009003002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690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