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正文

“蘭桂坊之父”盛智文談改革開放:我了解和信任中國的體制

來源: 中國新聞社          發佈時間: 2018-12-12

  “這麼多年來,我親眼見證了這個國家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國與其他國家的體制不同,我十分了解這個體制,也很信任它,它很適合中國,也運作得很好。在此體制下,我看到中國人變得開心,生活變得更好。”談及親身經歷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的變化時,蘭桂坊集團主席盛智文如是對中新社記者説。

蘭桂坊集團主席盛智文對中新社記者談及親身經歷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的變化。中新社記者 譚達明 攝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是香港紡織業發展的黃金時期。這讓正在香港出差的盛智文看到了商機,這位在德國出生、在加拿大長大的猶太人決定留下來,並成立自己的成衣公司。

  八十年代初,盛智文在蘭桂坊開了一家“加州餐廳”。白天是餐廳,晚上變身酒吧,這种經營模式在當時頗有創意。從這家餐廳開始,盛智文逐步向業主收購業權,成為蘭桂坊大業主,再吸納不同酒吧和食肆,香港最著名的酒吧及餐飲區在他手上誕生,盛智文由此獲得了“蘭桂坊之父”的名號。

  改革開放初期,不少香港製衣廠看到了內地更廉價的原料和勞動力成本優勢,盛智文也開始考慮在內地採購成衣,經香港銷往海外。1982年,他在湖南長沙開設了在內地的第一間辦公室。

  讓盛智文印象最深的是當時中國並不發達的交通網絡。盛智文憶述,從香港去長沙的交通方式有兩種,都需途徑廣州,一是乘坐約14個小時的過夜火車;或搭乘老式螺旋槳飛機,約2個小時,但每星期僅3趟航班,機票非常難買。

  除了交通不便,簡陋的設施也讓他記憶猶新。“那次我是最後一個登機,但飛機已經滿員,乘務員不停地對我説‘對不起’。但一想到要坐14個小時的火車,我的‘鬼佬臉’上一臉沮喪。隨後,空姐拿出一張小板凳放在了走廊的中間,沒有安全帶,沒有任何東西。全程我就坐在小板凳上。”

  儘管面臨各種不便利,盛智文也從未有過埋怨或不理解。他喜歡中國人的友好和他們身上的天真。“當你看到人們非常友好的時候,也就原諒了一些小問題。”

  “那時他們沒有太多機會與外界交流,也沒有什麼機會見到外國人的臉。有時我走在街上,有的人甚至走過來想摸我的臉。”談起這一幕,盛智文依然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但他坦言:“這是一種非常特別的體驗,我挺喜歡的。”

  盛智文説,這一段經歷是他人生的一部分,也讓他了解到內地一路以來取得的進展。“很多外國人,甚至中國人,他們並沒有像我一樣去(了解)過中國。”40年來,他往返內地的頻率有增無減,他也一直親身經歷著內地的開放和改變。

  他開始看到內地有一些男士買了第一件西裝;更多西餐廳開張;城市裏越來越多的高樓大廈拔地而起;農村的人們住進了漂亮的小房子;高鐵等科技逐漸發達……

  如今,盛智文一手打造的品牌“蘭桂坊”已進駐成都、海南和上海,並繼續不斷地擴張自己的“版圖”。

  作為集團主席,盛智文更是幾乎每週都要去內地走走看看,交通的便利以及生活的智慧都讓他“驚嘆”。“想想科技是怎麼改變中國的,如此驚人,它令每個人的生活更便捷,比如移動支付,就正在改變我們每一個人的生活。”

  他説,“我見證了中國的改革開放,(變化)是翻天覆地的,我見證了歷史,也成為這個過程中的一部分。正是這些改變,讓我對未來有信心,我甚至換領了我的護照。”

  2008年,久居香港的盛智文放棄加拿大國籍,拿了香港特區護照和回鄉證,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中國人。

  看著這些不可思議的發展變化,盛智文認為中國必須保持它現有的政治體制。“我知道許多西方國家並不理解這一點,他們想要將自己的做法灌輸進入中國,但我認為,中國的體制有用。”

  在盛智文看來,改革開放就是讓人們的生活變得更好,而這也是中國領導人們一直在做的事情。“現在中國已經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我絕對相信將來它會成為世界第一。”(記者 殷田靜子)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014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