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國家成就港澳繁榮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發佈時間: 2018-12-18

  改革開放40年,香港精耕國家金融“試驗田”。圖為市民從香港中環一家銀行的滬港通廣告牌前走過。 新華社記者 呂小煒攝

航拍港珠澳大橋香港段。新華社記者 呂小煒攝

  40年前,內地邁出改革開放的腳步,架設在深圳河上的羅湖橋,自此見證了改革開放以來內地的發展歷程,見證了深港兩地的巨大變遷。如今,香港已壯大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和貿易、航運、商業樞紐,澳門正發展成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港澳在帶給改革開放以經驗和資源的同時,也實現了自身發展和結構轉型。

  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以來,中國快速成長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從一艘小船變成巨輪,正開啟波瀾壯闊的新征程。而香港和澳門憑藉改革開放的時代東風,背靠內地廣闊的市場藍海,在國家的支持和引領下,實現了穩定繁榮的華麗變身。

  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經濟增長迎來新動力

  12月10日,香港會展中心。香港慶祝改革開放40週年的專題研討會上,上千名各界精英齊聚。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動情回顧,意味深長:“40年的改革開放,香港既是貢獻者也是受惠者,香港與國家一同發展,共享繁榮。”

  顏寶鈴與丈夫顏禧強對此感觸頗深。

  上世紀80年代,香港勞動密集型製造業逐漸式微,彼時廣東豐厚充足的土地資源和勞動力,為香港製造業帶來新出路。不少港商帶著資金和技術跨越羅湖橋,奔赴珠三角尋找機遇。顏寶鈴與顏禧強也于1988年在深圳開設制帽廠,憑藉改革開放對港商的優惠政策,他們的帽品業務穩步發展。至2000年,他們的公司在香港成功上市。近年,他們又緊抓國家“一帶一路”機遇,將公司密集型加工的業務轉移至孟加拉。經過30餘年的發展,公司從一個只有夫妻倆經營的小公司,發展成為全球最具規模的休閒帽品製造商之一。“改革開放給了港商千載難逢的發展機遇,讓公司迅速發展。現在我在孟加拉設廠,公司發展再創高峰。” 顏寶鈴説。

  香港特區政府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前局長譚志源回憶,隨著國家改革開放的不斷推進,國家在政策上也大力支持香港的發展。自2003年開始,中央政府與香港特區政府簽訂了《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及多個補充協議,逐步加大對香港開放的力度,讓香港的貨物貿易、服務貿易及專業服務享受優惠待遇,發展越來越好。

  香港金融市場也在改革開放進程中獲益良多。資料顯示,截至2017年12月,在香港上市的內地企業有1051家,總市值約2.9萬億美元,佔市場總值66%。香港交易所主席史美倫表示,因著國企的上市,香港吸引了國際資金的注目,因而擴大了市場的深度及廣度,成為真正的國際金融中心。

  2014年11月17日,上海和香港交易所同時鳴鑼開市,啟動了內地與香港資本市場互聯互通的首次嘗試——“滬港通”,隨後,“深港通”“基金互認安排”“債券通”陸續實施。史美倫説,這不僅成功為內地市場引入國際資金,也活躍了香港市場。

  近年來,在國家的支持下,科創行業逐漸成為香港經濟發展的下一個“風口”,香港科技大學教授弭永利成為第一波“吃螃蟹的人”。“落戶這裡一年,我們試驗的第一瓶離子液體就問世了。” 弭永利2014年帶著他的企業廣東惠州大亞灣艾利榮化工科技有限公司落戶大亞灣後,發現産品從研發到投産的速度,都遠超自己的想象,正是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給他和公司提供了最好的環境。他説,新的機遇就蘊藏在這片廣闊的腹地之中。

  今後香港發展的路怎麼走?香港恒通資源集團有限公司執行董事、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永遠名譽會長施榮懷是個“樂觀派”。他認為,持續深入參與改革開放是一個雙贏的局面。沒有香港企業在內地投資設廠帶來大量的資本、技術和管理經驗,國家的改革開放之路、國際化發展之路不會那麼快。而沒有改革開放的時代東風、沒有內地的市場藍海,只在香港一隅“塘水滾塘魚”,港商港資也發展不到今天的規模。無論是2008年的國際金融危機,還是如今的中美貿易戰,從來沒有動搖過他的這份信心。

  “我經常叫醒一些正在‘睡覺’的香港廠商,拉著他們到內地,跟著內地的企業一起‘走出去’。”施榮懷説,從人民幣國際化到“一帶一路”倡議,香港面臨巨大的發展機遇,將成為內地“走出去”和“引進來”的超級聯繫人。過去的經驗明明白白告訴他,搭上國家發展的列車,必將行穩致遠。

  澳門:共享發展偉大榮光,社會民生開創新局面

  “澳門人都有這樣的感受,澳門的發展從來離不開國家的支持,這絕不是客套話。” 69歲的歸國華僑黎振強幼年隨父母從印尼到澳門定居,高中畢業後便進入中國銀行澳門分行,從普通員工做起,一步步成為副總經理。他説,40年來國家和澳門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經濟實力、人民生活、科技發展等都得到極大提高,澳門人既是見證者,更是受益者。

  40年間,澳門最大的變化,莫過於回歸祖國懷抱,成立特區,真正落實“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澳門人從此當家做主。回歸之後,澳門社會安定,在博彩業開放的同時,旅遊業、餐飲業、零售業、會展業迅速發展。特別是2003年開放內地居民赴澳個人遊後,澳門經濟活力更旺,居民生活水平穩步提升,社會福利體系不斷完善。統計數據顯示,澳門GDP從上世紀80年代初的約70億澳門元,增至2017年的4042億澳門元;人口從1978年的23萬增至2017年的65萬;失業率從回歸前的6.3%降到2018年上半年的1.9%。

  澳門旅遊學院院長黃竹君對此深表認同。“內地企業在把澳門塑造為旅遊目的地方面出了很多力。”改革開放後,內地企業“走出來”參與澳門的基礎設施建設,包括填海區、機場、碼頭等,極大改善了澳門的基礎設施和旅遊條件。澳門的陸地面積,從上世紀80年代的16平方公里拓展到現在的32平方公里。在個人遊開放之前,澳門的酒店入住率一度停滯在個位數。放開內地居民赴澳個人遊後,旅遊業為澳門經濟注入了強勁動力,每年3000多萬遊客中,超過六成來自內地,現在的酒店入住率保持在九成以上。“澳門的旅遊業簡直翻了一個天,如果沒有改革開放,內地遊客不會來這麼多,購買力也不會那麼強。” 她説。

  “澳門富起來,不僅僅表現在GDP增長,也是豐富的‘富’。過去澳門是單一産業,而如今不僅傳統優勢産業繼續發展,也有中醫藥、特色金融、會展這些新興産業,讓澳門經濟可以更加豐富、多元。” 澳門特區政府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回憶,在國家改革開放之後,對澳門的優惠政策不斷,《內地與澳門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出台、粵澳合作深化、粵港澳大灣區與橫琴新區建設,不僅助推內地經濟起飛,也讓澳門分享發展機遇,促進澳門經濟持續健康發展。

  現在澳門的定位是“一個中心”“一個平台”,即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和中國與葡語系國家商貿平台。越來越多的葡語系國家都看重澳門作為中葡商貿合作服務平台的作用。隨著中國與葡語系國家的經貿往來越來越頻繁,中葡論壇、中葡合作發展基金、葡語國家産品及服務展等機構和平台紛紛落戶澳門,澳門的橋梁作用也越來越明顯。

  如今,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正如火如荼展開。梁維特説,在建設粵港澳大灣區過程中,澳門將按照“國家所需、澳門所長”的原則,攜手推動重大跨境基建,加大科技創新力度,打造更具活力的經濟區、宜居宜業宜遊的優質生活圈。(記者 汪靈犀)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018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