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正文

紫荊:決不容許外部勢力干預香港事務

來源: 紫荊          發佈時間: 2019-05-03

  文|《紫荊》雜誌評論員

  近年來,香港在中央政府支持和特區政府帶領下,廣大市民人心思定、謀求發展,整體形勢穩中向好、持續向好。但總有一些人見不得香港好,為一己之私,內外勾連,上演出妄圖再次搞亂香港、火中取栗的新鬧劇:先有所謂“公民組織”“上書”建議英國政府“為香港事務發聲”;後有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罔顧外交官身份應遵守的基本外交規範,對香港保安局擬修訂《逃犯條例》説三道四,公然干涉香港事務,甚至作出政治恫嚇;再有陳方安生等幾個反對派越洋赴美“告洋狀”,不僅顛倒黑白、歪曲事實、醜化香港,而且不顧尊嚴乞求外國勢力插手香港事務,言行可恥,其心可誅。

  無論是外部反華勢力損港遏華,還是亂港派洋奴賣港求榮,總要為自己塗脂抹粉,披上所謂“守護香港”、爭取“真普選”等外衣。但是,從亂港派在西方敵對勢力授意資助下發動非法“佔中”陰影中走出的香港市民,不會再輕信這些華美言辭,紙總是包不住火,亂港禍港的所作所為必將遭到市民的反對和唾棄。

  “亂港遏華”勢力內外勾連活動猖狂

  長期以來,西方反華勢力一直將香港視為向中國進行滲透破壞的橋頭堡,不斷在港加強培植和扶持反共反華、遏制中國的代理人。香港回歸祖國後,外國勢力並未改變或放棄其原有的戰略圖謀,對香港事務的干預也從未間斷。英國政府定期發表所謂《香港問題半年報告》,對香港的內部事務説三道四,還美其名曰英國對香港負有“道義責任”,可謂典型的殖民者思維。

  美國也加快對香港的勢力滲透,全面加強在港影響,不光利用《美國-香港政策法》干預香港事務,“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等所謂研究機構甚至直接資助香港各反對派組織,提供數以百萬計美元推動非法“佔中”活動,暗室密謀、培訓暴兵、物資輸送更是陸續曝光。

  另一方面,香港反對派長期以來一直與外國政治勢力保持著緊密聯繫和互動,挑戰國家主權與安全的底線,逐步蛻化為亂港禍港派。尤其是從去年底至今的幾個月裏,二者的裏應外合變得愈加明目張膽、肆無忌憚。

  近日,香港法院對非法“佔中”行動的策劃組織者作出判決,9名主要組織者全部被判有罪。4年前發生的長達79天的非法“佔中”,是香港開埠以來歷時最長、參與人數最多的違法運動,曾令香港多個區域陷入混亂,交通癱瘓,商戶無法正常營業、損失慘重,市民生活受到嚴重影響。現在,已有越來越多的鐵證,清楚表明這場違法運動是西方反華勢力策劃資助的一場“顏色革命”。如今的正義審判,可以説是給了香港市民一個合理的交代,也彰顯了香港的法治精神。然而,還是那些外部勢力,卻對這一明顯屬於香港內部事務的審判發表諸如“用過時的普通法控罪”、“政治復仇”、“寒蟬效應”等謬論。

  此前,租用特區政府物業做會址的外國記者會,公然邀請“港獨”分子陳浩天去發表“港獨”演説;民主黨悍然成立所謂“國際事務委員會”,試圖以更主動的方式去獲得外國的資金援助和政治支持,更將此視為要挾政府的政治籌碼;唐偉康威脅“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或影響美港雙邊協議”,本是虛張聲勢,陳方安生卻跳出來為其辯護,恐嚇港人“美國或會取消對港多項特惠待遇”——事實上,在美港貿易中,美方受惠不比香港少。

  外部干預嚴重損害國家安全與港人利益

  打著所謂“民主自由”旗號的內外勾連,既是對中國國家主權的不尊重,又是對香港利益的極大損害。據媒體統計,過去半年內,香港反對派政客主動跑到外國去勾連外國勢力的次數多達8次。當洋奴,無論打著什麼旗號,總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過去他們多多少少還要躲躲閃閃、掩人耳目,為何近來卻出現如此頻密、高調的勾連?

  近年來,香港的形勢穩中向好、持續向好,尤其在習近平主席2017年視察香港之後,香港“風更清、氣更正、信心更足了”,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的出台、“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讓香港更進一步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共享祖國繁榮富強偉大榮光。而這卻並不是某些國家所樂見的,他們曾經在“殖民的香港”獲得巨大利益,擔心“中國的香港”會令其無利可圖。

  另一方面,中國科技與經濟持續快速發展、整體國力日益增強,成為當今維護國際秩序的堅定力量,這對某些喜歡搞唯我獨尊、信奉“零和遊戲”的西方勢力而言,構成了想象中的威脅,而香港是一張他們想象中可以用來遏制中國的牌,自然不肯輕易放棄。

  對香港反對派來説,面對經歷非法“佔中”傷害、日益清醒的市民,他們過去常用的那一套罔顧事實、刻意誇大的作秀已逐漸失效。對於“港珠澳大橋”、“一地兩檢”、“明日大嶼”等明顯有利民生的議案,他們一再為了反對而反對,引發越來越多港人的反感。從最近幾次補選結果可以看出,香港市民日益“心水清”,支持愛國愛港力量的選民不斷增多,反對派失掉多個議席。面對這種局面,反對派高調唱衰香港、乞求外國人干預香港、為外部勢力攻擊中國提供子彈……説到底,無非是為自己撈取政治資本,以此作為獲取選票的工具。

  二者各有所求,自然一拍即合、沆瀣一氣。去年底赴美乞見美國某些政治人物後,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帶回了5條所謂“美國政界的共識”:1,不能禁止任何人參選立法會或褫奪議員資格;2,不能再有外國記者被逐;3,不能再因政治行動而提出檢控;4,不能拖延真普選;5,不能制訂《基本法》23條。

  若按此“共識”,往後任何鼓吹國家分裂、不認同“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的人都可以參選立法會議員、進而參與決定香港前途與命運的政策討論與投票;外國記者將可以享有簽證特權,不論在香港做過什麼都不會被拒簽;非法行為只要冠以政治之名,將不受法律約束;香港的政制改革進程和法律制訂與否由美國人説了算。

  難道這就是某些西方國家所提倡的“法治精神”?這就是反對派所追求的“民主自由”?反對派打著“為香港民主自由”的旗號,做的卻是主動獻身當棋子的醜事,赤裸裸地表達了對“一國兩制”、對基本法的不信任和挑戰,在貿易戰的大背景下給西方國家提供攻擊口實,為虎作倀、引狼入室,最終損害的一定是香港的前途與港人的利益。此種作派此種行徑,與歷史恥辱柱上的秦檜、吳三桂、汪精衛之流又有何異?

  外部勢力干預絕不會得逞

  歷史與現實一再證明,沒有安全的基礎、穩定的環境,什麼都搞不成。香港回歸20餘年來,中央政府嚴守 “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原則,為香港提供了穩定的政治環境;國家經濟的快速增長又給香港帶來了令外人羨慕的發展機遇。我們應該珍惜這樣的環境和機遇。

  蚍蜉撼樹談何易?外部勢力與一小撮亂港勢力自然不能左右香港的命運,當非法“佔中”者被法院判刑、遭市民唾棄時,他們的外國支持者又在哪?不過,這些蛀蟲雖躲在陰暗的角落裏,卻始終是香港的禍害,如不防微杜漸,一有風吹草動,總會再出來為害作亂,我們對此決不能掉以輕心。

  對於與外部勾連的亂港勢力,我們要和市民一起看清他們的真實面目。對危害國家安全、危害香港利益的行為要堅決反對,對違法行為要依法追究,該檢控的就檢控,該“DQ”的就“DQ”,及時遏制及阻嚇這股逆流。同時,還要著眼長遠,見微知著,正視並解決香港在維護國家安全法律制度方面存在的“突出短板”和“風險點”,這是實踐“一國兩制”、維護繁榮穩定的保障,也是堅守法治核心價值、維護國家安全的要義。

  習近平主席指出,“國家安全是安邦定國的重要基石”,“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保證人民安居樂業,國家安全是頭等大事”。長遠來看,國安教育與國民教育相輔相成,對於香港的年輕一代,應加強國民教育,幫助他們增強國家認同感和民族自豪感,開闊國際視野,令其對現代文明和社會理性有更深的理解,對法治信仰和法治精神有更多的堅守。

  當年鄧小平清晰地指出:“要相信香港的中國人能治理好香港。不相信中國人有能力管好香港,這是老殖民主義遺留下來的思想狀態。”香港事務毫無疑問屬於中國的內政,香港回歸至今已20餘年,實踐證明,香港的中國人完全可以管理好中國的香港。我們歡迎世界各國與香港加強經貿文化正常交往,香港的大門永遠敞開,但決不允許任何外部勢力干涉香港內部事務。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445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