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正文

大公報:初心正確擇善固執 護港利益必得民心——辨清“修例”風波的三個核心問題

來源: 大公報          發佈時間: 2019-06-20

  樹欲靜而風不止。儘管特區政府已暫緩修訂逃犯條例,特首林鄭月娥亦為修例引起的社會紛爭、焦慮而“真誠道歉”,承認自己負有主要責任,希望社會儘快恢復平靜,但反對派沒有善罷甘休,揚言對林鄭的道歉“不收貨”,要繼續發動“三罷”向特區政府施壓,直至林鄭下台、“撤回”修例及放棄“暴亂”的定性;與此同時,不少市民對特區政府暫緩修例感到愕然,對林鄭道歉亦不以為然,認為特區政府自損管治威信,後患無窮。顯而易見,街頭的硝煙雖然散盡,香港要在這酷熱的政治天氣冷靜下來卻並非易事,特區政府將如何繼續爭取民意支持、推進各項發展事業,成為當前的一個重大課題。

  林鄭為什麼道歉?

  要認清香港目前的形勢,就要回答以下三個問題,首先就是如何看待林鄭的道歉,是因為做錯事而道歉嗎?是在反對派的極限壓力下“跪低”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追本溯源,今次事件源於一宗香港人在台灣涉及的兇殺案,台灣方面要求引渡逃回香港的嫌犯,但因為香港與台灣之間沒有引渡協議,特區政府無法交人。事實上,香港迄今僅與二十個國家和地區簽訂引渡協議,類似在異地犯法後潛逃避責的案例層出不窮,特區政府因此推動修例,以個案引渡的方式與全球所有司法區合作,包括內地、澳門及台灣。特區政府修例的初衷就是填補法律漏洞,洗脫香港“逃犯天堂”的污名,出發點無可厚非,主流民意樂觀其成,不料最終事與願違,在反對派的操作之下,修例被污名化、妖魔化,引起不明真相、不了解條例內容的市民及外國商界的疑慮,焦點被模糊,初心被抹黑,特區政府審時度勢暫緩修例,完全是迫不得已。中央政府了解香港的情況,一如既往地支持特區政府的決定,事件因此告一段落。

  顯而易見,修例被叫停是香港的損失,是法治的蒙污,也是香港社會複雜性的體現。特區政府修例的初心沒有錯、警方維持社會秩序沒有錯、市民支持特區政府修例更沒有錯,因此林鄭之道歉並非因為特區政府推動修例,恰恰是修例功敗垂成,為顧全大局,也為了減少社會紛爭、對立,她承擔了自己的責任,體現了膊頭、腰骨。可以説,暫停修例是政治現實下的務實之舉,旨在化解紛爭,避免社會深陷泛政治化的泥潭,更是尊重民意的體現,在不少市民尤其年輕人對修例缺乏了解或有誤解之下,不妨停一停,諗一諗。

  如果注意林鄭道歉時的用語,就明白其對像是因特區政府暫緩修例而失望的廣大市民,一直堅定支持特區政府施政的建制派,為維持社會秩序而忍辱負重的警員,當然也包括那些和平表達意見的市民。林鄭在記者會上曾十多次使用“道歉”或“致歉”字眼,但自始至終,沒有向唯恐天下不亂的搞事者致歉,沒有向那些藏首露尾、以暴力衝擊警方防線的少數暴徒致歉,更沒有向為反對派撐腰的外部勢力表達歉意,這就是特區政府道歉的原則及底線。

  香港民意何在?

  第二個問題是,如何看待香港目前的形勢,是否完全失控,民意都倒向反對派那一邊呢?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不錯,反對派來勢洶洶,發起多次示威行動,但實際上,參與者並沒有多到他們宣傳的那麼誇張。第一次遊行,小貓三四隻,不提也罷;第二次聲稱有十三萬人,警方數字是二萬多;第三次“衝上”一百零三萬,警方數字則是二十四萬,學者推算為十八萬;第四次號稱逾兩百萬人參與,警方及學者的數字則分別為三十三萬及四十萬。事實上,將參與者數字“發水”四至五倍早已是反對派的慣伎,大家見怪不怪,有一天反對派聲稱有一千萬人上街,請不必驚訝,因為遊行數字從來都是“噏得出就噏”。

  香港實行“一國兩制”,反對派的基本盤一直都在那兒。從歷次立法會選舉結果可見,反對派及建制派的得票比例過去是“六比四”,如今已是“五五波”。最近的兩次九龍西立法會議席補選結果,三個本來屬於反對派的席位,其中兩席被建制派收入囊中,足證彼此實力此消彼長。當然,反對派支持者的基數仍不可小覷,今次反修例大遊行可謂盡地一煲,空群而出,有此規模不足為奇。

  但要看到的是,反修例上街者人數眾多,支持修例人數更多,光是簽名支持修例的人數就達九十三萬,遠超反修例的一方。反對派過去喜歡搞簽名行動,今次不敢就是因為心虛,知道在數人頭方面無法同建制派抗衡。

  説到底,不管反對派如何挑釁,搞事分子如何衝擊,警方仍能掌控局面,特區政府運作並沒有癱瘓,香港依然是亂中有序。香港人心思定,沉默大多數是社會穩定的中堅力量,支持“一國兩制”仍是最大的民意公約數。更何況,香港有駐軍,特區政府有中央支持,有十三億內地同胞為靠山,這就是“定海神針”。可以斷言,在複雜的國際局勢下,香港今後仍然難以風平浪靜,難脫“示威之都”的形象,特區政府管治將繼續遭到挑戰,但大局在控,翻不了天,若將特區政府修例受挫就上升到“一國兩制”失敗,無疑是一葉障目,不見泰山。

  反對派意欲何為?

  第三個問題,如何看待反對派的角色?

  香港實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當年中央考慮到香港的特殊情況作出的創舉。回歸後允許反對派的存在,與建制派競爭,意味在大局穩定下必有不和諧的一面,甚至會上升為“亂”。從回歸二十二年的實踐經驗來看,反對派並沒有扮演好忠誠反對派的角色,而是逢中必反、逢特區政府必反,全力配合外部勢力搞破壞,今次的反修例一役更是真面目大暴露。

  這些年來,香港風風雨雨,紛紛擾擾,固然與特區政府的管治能力、社會深層次矛盾積重難返有關,更與中國所處的國際形勢有關。香港的命運始終與祖國相連,在大國崛起、愈來愈靠近民族偉大復興的今天,美國視中國為頭號競爭對手、全方位圍堵,特區政府修例引起的風波並非偶然,也不能全部都歸咎於特區政府對修例解釋不足,而是美國發動對華貿易戰、科技戰這個大戰役下的一個小戰場,是打“香港牌”向中國施壓的一次惡毒示範。

  可以見到,反對派為阻撓特區政府修例早有精心部署,除了出動例牌的抹黑、抹紅、恐嚇、妖魔化伎倆,更派遣綽號“民主阿婆”的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及有“李漢奸”之謂的民主黨創辦人李柱銘出訪美、加、德、英等國,爭取外部勢力支持,全力將香港的修例爭議變成國際事件,“引洋人入關”。另一方面,台灣民進黨當局乘機落井下石,明言不認同特區政府在一國原則下的修例,即使修例通過,也不會接收有關嫌犯,同當初催促特區政府“交人”背道而馳。如此一來,反對派就可以攻擊特區政府修例沒有“緊迫性”,需撤回重新諮詢,更污衊特區政府急切修例有陰謀,結果就刺激大批不明真相的人上街示威。

  中國歷史上從來不缺漢奸,香港受一百五十多年的港英管治,更不乏黃皮白心之輩,以做中國人為恥,以做漢奸、洋走狗為榮,“漢兒學得胡兒語,卻向城頭罵漢人”的一幕反覆上演。事實上,生安白造、造謠污衊是反對派的一貫特色,反二十三條立法如是,反國教如是,反一地兩檢如是,反政改如是,有些人連自釘大腿插贓嫁禍的事情都做得出,還有什麼做不出?

  必須指出的是,香港反對派玩的這一招盡得外國主子的真傳,美國打擊華為的藉口是其設備裝有“後門”,監聽全世界,儘管毫無根據,卻相信謊言説上千篇可以變成真理。出身美國中情局局長的國務卿蓬佩奧早前公開承認,“我們撒謊、欺騙、盜竊,並組織訓練課程”,可以斷言,香港反對派都是訓練有素的“好學生”,在配合外部勢力搞風搞雨、反中亂港方面頗為得力。

  今時今日亂港派所做的一切,不就是為了搞亂、搞死香港嗎?不就是想證明香港人管治不了香港,為港英時代招魂嗎?不就是為台獨勢力抗拒“一國兩制”提供藉口嗎?不就是配合美國打貿易戰,主動送上“香港牌”嗎?

  反修例一役有如照妖鏡,是人是鬼,是忠是姦,大家看得清清楚楚。反對派喪失最起碼的底線,淪為徹頭徹尾的反中亂港勢力,與香港為敵,與國家為敵,為逃犯張目,今次事件最值得檢討之處,就是外國勢力圍堵中國、欲在香港發動顏色革命之心意堅決,出手狠辣,超過人們的想像。

  不畏浮雲遮望眼,只緣身在最高層。中國的崛起不可能一帆風順,必有圍追堵截;香港實行“一國兩制”也是前所未有的事業,必然荊棘滿途,從中美博弈的大局看,不必太在意于一城一池之爭奪,適當的退卻是為了爭取時間休整。正如華為老總任正非所説的,美國打壓會影響華為的業務,但阻止不了華為前進的步伐,同樣的,特區政府在反修例一役受挫,也會令未來的管治遭遇很大的困難,但有一天回過頭來看,也不過是滾滾向前歷史長河中的一朵浪花而已。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164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