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正文

紫荊:香港的秩序與安寧比鑽石更珍貴

來源: 紫荊          發佈時間: 2019-06-24

  6月15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宣佈,特區政府決定暫緩修訂《逃犯條例》的工作。同日,外交部、國務院港澳辦、香港中聯辦等發表談話,對林鄭月娥宣佈的決定表示支持、尊重和理解。

  如果對香港的時政稍有了解,都知道今年2月,特區政府為填補現有法律漏洞,彰顯社會公義,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和相關法例,修例有明顯的正當必要性;6月中旬,在原定立法會恢復二讀前,“保公義撐修例大聯盟”的實名聯署人數接近百萬,修例有廣泛的民意支持度;在立法會70個議席中,明確表態支持修例的議員遠遠超過半數,修例有現實的立法可行性。

  為什麼對這一正當必要、市民支持、立法可行的修例,特區政府要突然暫緩相關工作?

  毋庸諱言,香港部分市民包括商界對修例確實還存有一些疑慮,有不少不同意見,特區政府也積極聽取意見,對草案作了兩次較大修訂,支持修例的市民越來越多。但是,在美西方勢力阻礙中國發展的大背景下,香港反對派與外部勢力勾連密謀,欺騙誤導恐嚇香港市民,引發了“反修例”風波。在“反修例”遊行集會中,大部分市民是和平理性的,他們不願看到香港的繁榮穩定被破壞,但遊行集會被外部勢力和反對派騎劫,將遊行引爆成激烈的衝突,嚴重破壞香港社會穩定。這是由外部勢力公開支持、反動派精心策劃的暴力行動,多名參與者涉嫌暴動,是將香港的秩序、市民的安危作為政治籌碼。

  林鄭月娥説,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一方面要維護法紀,同時也要審時度勢,保障香港最大的福祉,這包括讓社會儘快恢復平靜,以及避免再有執法人員和市民受到傷害。6月18日,林鄭月娥再次見記者,就修例引發的社會爭議,向全港市民致歉,希望社會撕裂可以儘快修補。

  行文至此,不禁想起元代雜劇中,包公為了判斷慈母張海棠與惡婦馬大渾家爭子一案,命人在地上畫個灰闌,讓兩個婦人用力拉孩子出闌外。“若是他親養的孩兒,便拽得出來;不是他親養的孩兒,便拽不出來。”可是親母張海棠心懷母愛,不忍用力拽壞孩子。而馬大渾家則將孩子用力扯出。包公最後判定張海棠為孩子生身之母,併為之伸冤平反。這故事和聖經中所羅門王智判兩婦人爭子案,以及佛教《大正大藏經》中端正王用此妙計識別真假母親,情節不同而道理一樣。

  不是孩子的親母,對孩子沒有慈愛之心,用盡力氣,也不怕拉壞孩子的手臂。是孩子的親母,對孩子慈愛心疼,哪忍心拉壞孩子?

  在修例鬥爭中,真正關心香港秩序與安寧的,是特區政府、愛國愛港團體和廣大市民,是忍辱負重的香港警隊。西方敵對勢力和反對派亂港派政客唯恐天下不亂,香港的穩定、港人的利益只是他們謀一己之私的籌碼,看到香港亂象他們只會彈冠相慶,添火加油,哪會停下伸出的黑手。特區政府在立法會有足夠支持仍中止修例工作後,敵對勢力和反對派一而再、再而三地發起一次又一次抗爭,並且特別鼓動包圍警察總部,鼓動在G20峰會前、在“七一”回歸紀念日搞對抗,更加暴露他們志不在阻止修例,而是為了破壞香港,擾亂國家。

  香港是一個地域狹小、人口密集的小型城市經濟體,又是資金、貨物自由流動的高度開放國際都市,無論是建設金融中心、貿易中心、航運中心還是旅遊中心,哪一項都離不開秩序與安寧。十幾天動蕩,香港的旅遊人數就下降三成以上。可以講,香港沒有任何發生暴亂甚至僅僅是混亂的資本。秩序和安寧是香港的生命線,對於香港,秩序和安寧比鑽石更珍貴。林鄭月娥為使社會儘快恢復平靜,從大局出發,宣佈暫緩修例並向市民真誠道歉,表示以開放態度全面聆聽社會意見,展示了一個包容開明、從善如流的政府形象。對此,主流民意紛紛給予支持和肯定,希望儘快恢復正常秩序,恢復社會安寧。這是香港之福,是市民所盼,也是每一位從政者的擔當,是每一位真正關心香港未來人士的責任。

  維護秩序與安寧,一定要儘快回到法治軌道。法治是香港社會珍視的核心價值,是人們必須遵守的外在約束,是維護社會秩序和正義的重要基石。世界上一個公認的原則,自由必須依法而行,沒有自由可以超越法治。如果任何人或團體不顧法律,只堅持自己有自由表達訴求的權利,在利益多元化的社會,必然導致與其他人和團體的衝突。現代哲學家霍布斯和洛克創立的為主流社會公認的社會契約理論,強調的正是沒有法治的自由必然導致損害所有人的自由。那些搞不通知警方的所謂“遊擊戰”、在遊行集會中隨意改變路線地點堵塞交通要道和破壞交通秩序、公然破壞公私財物甚至圍堵圍攻警隊的行為,最後必然違背港人的利益包括和平遊行集會參加者的利益。踐踏法治就是踐踏香港,最後無人能不受其害。“反修例”亂象嚴重衝擊法治這個香港核心價值,由此造成的破窗效應急待修補。一定要加強法治教育,加強基本法宣傳教育,依法懲處違法行為,維護社會公平正義。

  維護秩序與安寧,一定要堅持理性務實商討。理性是推動香港社會務實發展的積極力量,是所有善良的人們所自然遵循的內心準則。任何一個社會的發展都不是一帆風順的,也都不是毫無矛盾和衝突的,香港也不例外。“一國兩制”是前所未有的開創性事業,在實踐過程中難免會遇到一些新情況、新問題,大家對同一件事情、同一項政策的認識難免有不同意見。遇到不同意見,可以坐下來討論,平心靜氣擺事實講道理;可以在各種媒體發表意見,各抒已見;可以在議會上辯論質疑,支持或反對;也可以依法遊行集會,向政府社會表明立場。只要始終保持理性討論,很多問題可以解決,分歧可以縮小,一些暫時解決不了的可以暫緩,求同存異,通過時間和實踐逐步形成共識。但那種動不動就謾罵攻擊豎中指,動不動就扔雞蛋扔玻璃杯,動不動就搶佔議會主席台麥克風,甚至違法向警隊投磚頭擲鐵枝,只會點燃仇恨、激化矛盾,只會離解決問題越來越遠。“和氣致祥,乖氣致異。”只要大家理性溝通,理性討論,沙漠可以開江河,曠野可以開道路,香港一定能凝聚起求發展求穩定的最大共識。

  維護秩序與安寧,一定要堅決抵制外部勢力干預。儘管香港已經回歸22年,一些西方國家一直不願放棄他們在港的殖民利益,西方敵對勢力把香港打造成反華橋頭堡的圖謀一直未曾改變,對香港事務的干預從未間斷。尤其在當今個別大國掀起全球貿易戰的大背景下,西方反華勢力更是頻頻對香港事務指手畫腳甚至直接伸腿出拳。僅這次特區政府修例一事,西方反華勢力相互呼應,組建新的“八國聯軍”,公然對修例表示“關注”和“反對”就達70余次,有證據表明一些敵對勢力還為此提供大筆地下資金。香港反對派長期以來一直與外國政治勢力保持著緊密勾連和互動,挑戰國家主權與安全,逐步蛻化為亂港禍港派。此次幾名反對派頭頭不顧政治倫理,公然投靠西方敵對勢力,甚至“乞求”外國“制裁”香港,漢奸嘴臉暴露無疑。香港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修例是特區內部事務,絕不能允許任何外部勢力干預。任何一個香港政治人物在國際舞台上都有責任有義務客觀公正地宣傳中國香港的良好國際形象,不能惡意詆毀香港和國家,更不能“賣港求榮”甘當“洋奴”。那些引狼入室、開門揖盜的政客是港人之恥、民族之恥,一定會被釘上歷史的恥辱柱。

  維護秩序與安寧,一定要聚焦發展經濟改善民生。近年來特區政府施政積極有為,在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上成績有目共睹,但貧富懸殊、土地住房、安老扶貧等問題仍然嚴重,基層市民的獲得感和幸福感並未顯著提高。加上反對派為反而反,屢屢將民生議題政治化,一大批民生議題受阻,加劇了深層次矛盾,社會上始終存在一股怨氣。一有風吹草動,反對派就煽風點火,將此怨氣放大,導致一些人在遊行中趁機宣泄。2017年國家主席習近平視察香港時表示,聚焦發展是第一要務,發展是永恒的主題,是香港的立身之本,也是解決香港各種問題的金鑰匙。今天重溫習主席的講話,更能體會到一位政治家的高瞻遠矚。我們一定要牢記習主席“蘇州過後無艇搭”的諄諄教誨,珍惜及抓住“一帶一路”、粵港澳大灣區、國際創科中心建設等重大機遇,破除這樣那樣的干擾,真真正正把精力集中到搞建設、謀發展、惠民生上。

  青少年是香港的未來,香港的希望。這一次圍繞修例鬥爭,不少香港青少年因為愛護香港、關心社會,被反對派騙上街頭,令人痛心,也引起不少家長對反對派的厭惡。這再一次警醒我們,一定要全力加強對青少年的教育引導。無論是特區政府,還是社會各界人士,都要關心、支持青少年教育,為他們的成長成才積極創造條件,特別是要加強對青少年的憲法基本法教育和國家歷史文化教育。要相信青少年隨著成長,辨別是非對錯的獨立思考能力會進一步提升,正確教育與人生實踐的結合,一定能培養出“一國兩制”事業的合格接班人。

  7月1日,我們迎來香港回歸祖國22週年紀念日。22年來,“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取得舉世公認的成功:香港順利納入國家治理體系,繼續保持繁榮穩定,尤其是2017年國家主席習近平視察以來這兩年,香港形勢發生根本性好轉,整體形勢持續穩中向好,“一國兩制”實踐更具活力。大江大河曲折奔流,最終必將澎湃入海。只要我們堅決尊重法治尊重理性,堅決守護秩序守護安寧,香港必將再一次凝聚共識,把握機遇,聚焦發展,以更加堅定的信心戮力前行,進一步融入國家發展大局,進一步譜寫繁榮穩定新的華章!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168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