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正文

文化標識下的國家戰略——談習近平用典的智慧

來源: 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          發佈時間: 2019-07-18

文化標識下的國家戰略

——談習近平用典的智慧

宣文部 王新榮

 

“用典”也是一種文化傳統的外在精神標識。圖為海外華裔青少年“中國尋根之旅”感受京劇魅力。(圖片來源:新華社)

  中國古代典籍《孟子滕文公上》有句古話叫“物之不齊,物之情也”,其中道理通俗易懂,就是講天下萬物沒有同樣的,它們都有自己的獨特個性,這是客觀存在。確也如此,我們每個人也都有自己的秉性、風格與特色,所謂千人千面。同樣的,每個國家和民族也都有自己的國民性格、民族特性,都有自己有別於他者的獨特文化傳統,這其中自然也包括語言表達習慣與特色。“用典”,就是一種非常有中國特色、符合中國人表達習慣的語言修辭方式,是一種普遍存在的文化現象,當然也是一種文化傳統的外在精神標識。

  但我更想表達的是,習近平主席用典,並不僅限于一種文化的角度,具有某種文化的意義,而是一種高瞻遠矚、深思熟慮的,具有廣泛政治宣示與民族領航意義的文化戰略。亦是説,習主席用典的重大意義,其實並不僅僅體現在文化層面,而是更加彰顯在政治和整體社會層面,它觸及一個民族性追尋與國民性改造的大問題。

  習主席用典的一個重大意義,首要在於“內省”。簡而言之,就是一種民族性、國民性的文化“尋根”問題,是要確證我們的文化身份、民族身份、中國人的身份,亦即解決“我是誰”“我從哪來”的尋根溯源的根本性問題。

  20世紀的很長一段時間,即便到現在,我們在某些方面還存在著過分“向外看”的某種不良傾向,盲目崇洋媚外,推崇外來文化。現在的一些孩子,不愛中餐愛西餐,自認拿刀叉比拿筷子時髦;不知美猴王,對日本的奧特曼、美國的漫威人物卻如數家珍;現在的一些年輕人,不知七夕要過情人節,過洋節比過我們的傳統節日來勁,學油畫比畫國畫要時尚,學芭蕾比學中國民族舞要前衛,仿佛不學點西方的玩意兒,不玩點西方的概念,就不夠時尚、不趕潮流。長此以往,我們就會迷失、恐慌,陷入文化虛無主義,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也會失去根與魂。

  從這個意義上講,習主席的用典,可謂率先垂範,就是要引領國人應重新認識、評估、正視並走近自身的文化傳統,在復歸、復興傳統的過程中,找回自己的文化身份、民族身份。也只有我們認清了“自己是誰”,搞清了“自己從哪來”這個根本性問題之後,即惟有廣大國人普遍擁有了清醒的文化自省與自覺之後,才有可能真正領略到中華民族5000多年歷史文明的輝煌與燦爛,體認到我們國家和民族在苦難中的崛起與奮進,才會真正增強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才能更客觀、更清醒、更理性甚至更為驕傲地認識自己和看待周圍的世界。也只有擁有了高度的文化自省與自信,我們才會真正認識到中國的傳統之美,認識到中國優秀傳統文化資源的寶貴,才有可能虔誠地向傳統借力,向歷史取經,不斷實現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為我們最終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始終注入不竭的智慧和力量。

  習主席用典的第二個重大意義則在於“外求”,亦即積極推動中華文化“走出去”,其與文化“內省”恰好構成問題的“一體兩面”。一個強大的中國,不僅要經濟上強盛,更要文化上的復興。我們不僅要對外闡釋好、傳播好中國的治理模式、經濟發展模式,更要講好、講深、講透我們的世界觀、價值觀,中國思想、中國文化、中國價值與中國智慧。當世界的聚光燈轉向中國,習主席的用典,尤其是在世界普遍關注的重大國際會議和外交場合中的用典,就是向世界各國闡釋和推廣中國主張和智慧的一張亮麗的“文化名片”,而習主席本人也就成為了最佳的“中國國家形象代言人”。現在的世界,一方面對中國還有很多偏見,對現在不斷發展的中國還有很多不必要的猜忌和誤解;另一方面,不少世界性難題的解決也需要中國智慧的參與。習主席用典,就是要讓世界看到一個不一樣的、獨特的、真實的、立體的、充滿活力和善意的中國,也是向世界人民提供中國思想、中國智慧、中國方案,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有力宣示。

  未來的征途上,中國要走自己的路,走好自己的路,就要認清自己,找準定位,始終保持對自身傳統、文化與文明價值的深深敬畏與高度自信,努力做新時代的“追夢人”,相信“一國兩制”事業必將在一代代青年人的接力奮鬥中行穩致遠,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也必將在全體中華兒女的接力追夢中變成現實。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201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