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見到的田家炳先生 ──謹此紀念田家炳先生誕辰100週年

來源: 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          發佈時間: 2019-10-24

我所見到的田家炳先生

──謹此紀念田家炳先生誕辰100週年

教育科技部 陳恒

 

田家炳先生即使到了人生垂暮之年,也依然散發著青松氣質和紅梅品格。(作者供圖)

  田家炳先生於去年7月10日在本港辭世,享年99歲。今年10月26日是先生誕辰一百週年之紀念日,社會各界人士深深懷念這位傑出實業家、慈善家和教育家的品格與功績,敬佩他畢生踐行“中國的希望在教育”之崇高信念,為祖國教育事業捐獻個人絕大部分財産,做出的卓越貢獻。我有幸三次面見田家炳先生,他那清瘦剛毅卻又溫柔儒雅、志存高遠的形象,深深鐫刻在我的腦海裏。每一次與先生見面,我都被他那種胸懷祖國、心繫教育的大愛精神,及謙遜質樸、無私奉獻的人格力量所感召鼓舞。

  2001年金秋十月,正值我浙師母校四十五週年華誕,先生捐贈500萬港元興建的田家炳教育書院落成,10月2日先生應邀來校主禮大廈落成。當時我恰好在校長辦公室工作,有幸參與接待田先生,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他本人。我至今仍清晰記得,在揭幕儀式上,82歲的田先生致辭説:“我捐了這點區區小錢,大家對我這樣的客氣,實在有愧。”我當時想,500萬元可不是區區小錢,先生真是一位謙卑的人。後來,我到了國家教育部師範司借調工作,了解到先生以“中國的希望在教育”發願,為幫助國家教育事業快速發展,他抓住教師培養這一個牛鼻子工程,向全國各地師範大學都捐建一座田家炳教育書院,每座出資500萬元,真是一筆鉅額善款。如今,無論走進內地哪一間師範大學都能見到一座氣勢恢宏的田家炳教育書院。自1982年田家炳基金會成立至今,先生共為全國93所大學、166所中學、61所小學及幼兒園和1,700余間鄉村圖書室捐贈總數超過了15億港元。他把大愛灑向神州大地,用畢生的財富積蓄努力踐行教育強國夢。

  2012年11月,田家炳基金會成立三十週年,我恰好到港工作並有幸陪同中聯辦領導登門祝賀,到訪九龍荔枝角田先生的工業大廈寓所,這是我第二次面見田先生。93歲的田先生穿著整齊的西裝,係著紅黑斜紋的領帶,與11年前相比顯得清瘦些,卻是文質彬彬、精神矍鑠。田先生聲音洪亮地介紹説:“家姓田,丁薄姓小,戰國時期孟嘗君田文是我家先人,禮賢下士、勤儉持家、恪守誠信,是我畢生學習的楷模”。猶記得會面時,先生字正腔圓地為我們背誦《朱子家訓》,又為我們每一位親筆題詞贈送個人傳記,還用放大鏡同我們分享了他收藏的髮絲刻字藝術品,最後與大家合影留念,半個多小時的會面時間過得輕鬆飛快。臨別時,先生堅持送客到電梯口。

  2017年2月22日,我陪同教科部領導到田先生家慰問春節,這是時隔五年後我第三次面見田先生。田先生已經是98歲的世紀老人了。他的助理勸他老人家見客可以不著正裝、繫領帶,但先生堅持要正裝見客。助理説,先生很節儉,這身西裝是1960年代的,領帶也係了40多年,他從來捨不得添新衣服,連洗衣服也只要求用一點點肥皂;而為給學校捐款,他總是慷慨大方,想方設法籌款,甚至把私人別墅都賣了,改住幾百尺的公寓,現在他的基金會每年還會捐出約8,000多萬元,這些生活細節讓我們十分動容。當我們祝福他健康長壽時,田先生微笑説,他家族出過當地最高壽的人是他的爺爺年94歲,而他現在98歲了,真心感謝大家的愛,現在我們國家發展了,人民生活好了,人也長壽了。田先生還風趣地説,“現在我已經完全退休了,只關心一點基金會的事,基金會由董事會打理,董事會姓田的人只有兩個,田家沒有決定權,但方向是都把它捐贈用於國家的教育事業,如果國家有需要我們在所不惜,但有些照顧不到的地方,請多多包涵。”他又回憶起教育界的一些老朋友,覺得能與他們一起做教育慈善事業,心裏非常高興。臨別之際,田先生的大兒子提議説:“雖然父親98歲,但記憶力依然很好,讓我們考考他,他能背誦孫中山先生的《總理遺訓》”。果然,田先生樂了,鏗鏘有力地背起“余致力國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現在革命尚未成功。凡我同志……繼續努力……是所至囑!只見他正襟危坐,十指輕扣桌板,一百七十余字,字字如珠落進玉盤,一股浩然之氣滿屋回蕩。他那清亮的目光,實在是告訴大家教育方面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同志仍需努力!離別時,年事已高的先生倚門目送我們步入電梯,直到門完全合攏。

  這三次面見田先生,我聽先生講孟嘗君、背誦朱柏廬治家格言和孫中山先生總理遺訓,見證了一位世紀老人,因為有著堅定的、崇高的信念,即便是到了人生垂暮之年,也依然散發著青松氣質和紅梅品格。先生為國家教育事業所作的傑出貢獻將永遠銘刻在共和國的光輝史冊上!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325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