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西營盤歷史文化徑

來源: 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          發佈時間: 2020-01-16

探訪西營盤歷史文化徑

協調部 傅濟

 

香港醫學博物館。(圖片來源:香港文匯報)

  轉眼來港一年,經歷了大半年的社會風波,對香港社會還不夠熟悉的我,可謂經歷了“磨心”的一年。在偶爾一個難得平靜的週末,我決定去探訪西營盤歷史文化徑,了解香港的醫學發展史。

  探訪從醫院道西端開始。這一帶綠樹掩映,古樸而幽靜,古老的石樹墻散發著濃厚的歷史氣息,是電影取景的聖地。左手連排幾間醫療機構——菲勒牙科醫院、讚育醫院、西營盤賽馬會分科診所,他們對香港醫學專科發展發揮著重要作用。翻開歷史,這裡曾是香港首間公立醫院——“國家醫院”(Government Civil Hospital)的舊址。“國家醫院”于1848年成立,經過數次搬遷,至1878年在此運營,直到上個世紀50年代才陸續重建為現在的佈局。當時“國家醫院”是一家西醫院,為西方人士提供西醫治療和康復服務。華人市民不願接受西醫治療,他們不僅在經濟上承擔不起高昂費用,而且在文化上也接受不了西醫的治療方式。

  沿著醫院道往東走,從磅巷轉普慶坊,在一個喧鬧又略顯狹窄的普仁街盡頭,一眼看到莊重的牌坊大門,那裏是香港另一間著名的醫院——東華醫院。東華醫院是香港開埠以來歷史最悠久的中醫院,1870年由華人捐款興建並營運。走進古樸的文物館大堂,一幅幅金字對聯彰顯它在華人社會的地位,正中央陳設的神農氏神位表明它源於中華中醫。成立之初,東華醫院施醫贈藥,只提供中醫中藥服務,其廣福義祠則常為年邁體衰的華人陪伴最後一程。可以説,東華醫院是當時華人的重要精神港灣。那時候的香港,西醫服務西方人,中醫服務華人,如同兩條軌道上的車,互不干擾。

  從東華醫院回普慶坊往東不到500米,有一處城市花園——卜公花園(Blake Garden)。在高樓林立、寸土寸金的太平山一帶,這個休閒鍛鍊的公共空間非常難得。優美整潔的花園正門入口留有古物事務署監製的圓形紅色牌匾,上面警示“一八九四年太平山街一帶發生鼠疫,此後肆虐香港近三十年,為香港史上最嚴重的災禍之一”。在這片土地上,為了還太平街區以太平,當時的西醫和中醫各顯所能,無聲交鋒,對香港醫學發展産生了深遠影響。

  1894年5月8日,“國家醫院”發現首例鼠疫病例,隨後每天至少有30人死亡。截至5月28日,短短20天死亡達2215人。對於僅20萬人口的小城,這無疑是場天大的災難,不僅嚴重破壞香港經濟,還直接威脅到每個人的生命安全。起先,患者尋求中醫治療,但因居住擁擠、衛生條件差,鼠疫交叉感染嚴重,疫情持續擴散,不得不採取西醫治療、強制隔離、石灰消毒、限制離港等綜合防控措施,疫情才逐漸得到控制。到10月,疫情明顯減退。為防止疫情再次爆發,太平山區居住地被清除,並改建為城市花園。

  此次疫情之後,太平山轉危為安,鼠疫再沒有在香港大規模爆發。這個事件卻成為香港醫學發展史上公認的轉捩點,小眾的西醫逐步被市民接受。一方面,控制鼠疫的綜合防治措施有效,促進了華人接受西醫。西醫得以進駐東華醫院,華人開始進入西醫學院學習,並建設細菌檢驗所(現為香港醫學博物館)等。另一方面,社會也意識到“統一”、“綜合”醫療觀念的重要性,應發揮兩种醫學之所長。而今,東華醫院等傳統醫院以西醫為主,很多醫院也提供中醫服務,中西醫學都有自己的舞台,融合發展,共同服務於市民健康。

  探訪古跡,文化就在其中;回望歷史,故事並未走遠。中西醫發展融合歷程是香港獨特文化發展的縮影,無論歷史怎樣變遷,相互尊重和包容都是這座城市的文化精髓所在。衷心祝願經歷修例風波的香港,能重拾尊重與包容的傳統價值,讓這個美麗的東方之珠重新煥發更加奪目的光彩。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440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