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羅學粵語

來源: 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          發佈時間: 2020-02-20

小羅學粵語

教育科技部 羅昊

 

粵語義工導師助新來港人士學粵語。(圖片來源:網絡)

  轉眼間,我從北京來港工作已四個多月了。初來乍到,香港和北京的文化差異撲面而來,環境、語言、飲食……這其中,感受最突出的還是語言的差異。語言是人們溝通交流的橋梁,學好本地語言,是融入本地的最好媒介。上班第一天開始,我就下定決心要學會講粵語。

  我是土生土長的北京人,80後,四合院兒裏出生,衚同兒里長大。八九十年代,正是香港流行文化的黃金時期,少年時期的美好記憶除了香港影視劇,還有粵語流行歌曲,即使聽不懂歌詞,也能感受到粵語歌曲中的別樣兒味道,或婉轉悠揚,或盪氣迴腸,既有表達不懈奮鬥逆境自強之香港精神的《獅子山下》,又有訴説兒女情長之婉轉細膩的《萬水千山總是情》。粵語多變的聲調本身就像一曲起伏的旋律,最適宜表達情感的跌宕和內涵。年少時的我被這種和普通話完全不一樣的曲風深深吸引,如果身邊有小夥伴們能夠哼唱幾句粵語歌,簡直覺得他好了不起。從那時起,我心裏便埋下了對於粵語好奇和嚮往的種子。

  到港之後,十分高興趕上了粵語學習班,心中嚮往學好粵語的種子開始萌發。我們的粵語老師水平很高,課堂的氛圍十分輕鬆。老師會在課堂上穿插各種日常情景問答,也會讓大家兩三人一組進行自由對話,粵語“小白”們對話的過程簡直是詞窮又蹩腳啊,問對方週末忙什麼了,每個人都只會説我“瞓覺”;看到別人説得流利的時候,不由自主就想來一句“猴賽雷”。老師隨時提問,話筒到嘴邊有時候蹦出來的竟是英語或者“港普”,又惹得大家哄堂大笑。我從最初的笨拙注音、機械模仿到現在能夠應對日常簡單溝通。忙碌的工作之餘,我將自己完全沉浸在學習粵語的氛圍中,學粵語已逐漸成為了我業餘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隨著學習的深入,我所認識的香港在不斷翻新,我所交往的香港朋友圈在不斷擴大,我對香港的熱愛也在不斷加深。學粵語,成為了我來港工作後的第一份收穫。

  香港朋友誇獎我的粵語進步快,同時我也悟到了學習方法和心得。首先是“多聽”,將自己泡在一個粵語的語境中。廣播就是每天在身邊最好的聽力素材,每天早起打開手機APP,讓粵語新聞伴隨從起床到上班這一個多小時的時間。上下班路上聽廣播,穿插學唱粵語歌曲以及回家後看看電視劇,讓我之前完全聽不懂的新聞,也慢慢明白大概的意思了,兩個多月下來,很書面的電台新聞也基本可以聽懂了。除了日常聽廣播這些官方語言之外,還要多聽本地人的日常語。不論是在商場、在街上、在餐廳還是在出租車上,尤其是參加活動的場合,只要有香港同胞講話的地方,我都會仔細聽一下他們日常對話的發音和語調,同時注意看他們的嘴型,在心裏復讀、模仿。

  其次,十分重要的是“敢説”。對於初學一門語言的人,不敢説,無非就是克服不了“怕別人笑話”的心理障礙。平時生活中經常會有這樣的情景:如果有香港朋友同你説普通話,雖然發音可能有一些不地道之處,但你能根據語境琢磨出他想和你説些什麼,而且還會肯定和鼓勵他。長此以往,他和你用普通話溝通的膽量越來越大,頻率越來越高,也會説得越來越好。這説明,我們對於其他人在使用其不熟悉,而我們很熟悉的語言時候的包容性很強。而我的粵語至少還比較系統地學習過呢,所以我很自信,也不怕人笑話我,只要一有機會與香港朋友見面,我就堅持説、堅持學。

  光“敢説”還不夠,關鍵還要“不停説”。來港後認識了一些本地的青年朋友,我主動加上微信加強聯繫。這些本地青年朋友既是我們要溝通聯絡的群體,又是我們最好的老師和語伴。我每天不定時地給香港朋友發個微信語音,問候一下日常的生活,我説一句粵語,對方回復一句,一來一回就會了兩句。有時候我想表達一個意思,但是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語氣和語序,我就發文字給他,他發語音回來的時候,我模仿幾次就學會了。如果遇到一位願意學普通話的小夥伴,那就再好不過了,每天來來往往幾個回合,一句粵語一句普通話,兩個人的語言都有進步,關係也更加密切了,真是一舉多得啊。

  語言不僅僅是交流的工具,更是拉近距離,打開心扉,增加溫情的媒介。有人説過這樣一句話:如果你用對方可以聽懂的語言來表達你的觀點,他或許可以把你的話記在腦子裏,但是如果你用對方的語言來表達你的觀點,他不但可以把你的話記在腦子裏,更會把你這個人記在心裏。在港工作的朋友,若想和香港同胞從認識到熟悉、從熟悉到信任、再到成為好朋友,那學會講粵語,是再好不過的了。夥伴們,學好粵語,別再猶豫,馬上開始用粵語同你的香港朋友交流吧!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482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