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無國界 寰球同涼熱

來源: 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          發佈時間: 2020-03-26

疫情無國界 寰球同涼熱

宣文部 蘇宇翔

 

中國派出專家組援馳意大利。(圖片來源:香港文匯報)

  相信全世界都做好了迎接2020年的準備,卻不料它會以別樣的方式出現,讓所有人都措手不及。今年開年不久,一場新冠肺炎疫情來襲,讓很多人要麼把年度計劃暫時收起來放好,要麼悶在屋子裏推倒重寫。新的一年,相信多數人的最大感受是“想不到”。

  想不到,在中國疫情中堅忍數月的我們,快要熬過最艱難的歲月,國外的疫情才開始一團糟。截至本文落筆,國外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已遠超中國。當中國各個省市正在依次發出“清零”的捷報,其他“重症國家名單”卻在持續增加,意大利、伊朗、韓國、西班牙、德國、美國……

  想不到,原本被國際媒體炮轟的抗擊疫情的中國方案、中國效率,日益受到世界認可。當中國的疫情信息發佈更加及時、更加透明,西方的疫情信息卻從燈下走向了陰影,一向以民主和人權自居的某些西方國家,在疫情面前毅然選擇了“佛係”。比如常居全球多項排名前列的瑞典,竟推出了不檢測、不隔離、不收治、不公佈的“四不”政策;美國疾控中心主任被國會議員一再質問,才勉強承諾免費為國民提供新冠肺炎檢測;英國首相約翰遜動情地提醒國民準備好“接受提早失去至親至愛”。部分西方大國儼然一副放棄治療的樣子,使世界人民心中陡增許多不安,以至於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也無奈地表示:為疫情的傳播程度和嚴重性,以及各國令人震驚的不作為深感擔憂。

  對照外國的這一系列操作,讓見慣了中國效率的我們很難不感到匪夷所思。我們早已習慣了天災人禍後的神速“救火”,以為這種中國效率是理所當然的,卻不知,國家在關鍵時刻的靠譜並非世界通例,這靠譜是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建構起來的和一眾熱血國民用身軀堆砌出來的。正因為我們對國家的靠譜習以為常,所以才會驚訝于外國的全國總動員姍姍來遲,驚訝于國際間的精誠合作姍姍來遲,驚訝于跨國物資截留、個別國家領導人諱病忌醫的醜劇反倒先行上演。難怪不少中國網友大呼“看不懂外國”,正如有些國家的朋友也看不懂中國如何做到眾人拾柴、同心齊力地與天災人禍作鬥爭。魯迅説過:人類的悲觀並不相通。一方的習以為常,對於另外一方卻可能是天方夜譚。這種世界性的認識“時差”,可謂吊詭,卻真實存在。

  但人類的悲歡又是相通的。誠如毛澤東在《念奴嬌崑崙》中期望的:“太平世界,寰球同此涼熱”。也正像習近平主席説的:“新冠肺炎疫情的發生再次表明,人類是一個休戚與共的命運共同體。”在新冠肺炎首發地並未查清的情況下,“中國病毒”論、“武漢肺炎”説,一度甚囂塵上。國際上有些人恨不能為新冠病毒烙上“Made in China”的標記。但中國並未因此意志消沉或反唇相譏,體現了一個有著五千年歷史大國的文明、包容和友善。當伊朗疫情驟變,第一個派出援助醫療隊的是中國朋友;當處於歐洲疫情“風眼”的意大利向歐盟求助卻無應答,很快在遙遠的東方聽到回音……在廣闊的地球上,仿佛回蕩著這樣的聲音:巴基斯坦別怕,江蘇來了!伊朗別怕,上海來了!伊拉克別怕,廣東來了!意大利別怕,四川來了!當疫情讓整個世界進入至暗時刻,中國正努力做好自己的事,向著光明奔跑,同時也帶來光明。世界別怕,中國來了!

  在共抗疫情的國際團結合作中,有一些點滴,令人動容。當初日本援華醫療物資上,寫有“山川異域,風月同天”。異曲同工的是,中國援歐醫療物資上,也寫有意大利著名歌劇《圖蘭朵》的歌詞“消失吧,黑夜!黎明時我們將獲勝!”伊朗網友在社交媒體深情寫下“感謝中國朋友”“我愛中國”。羅馬城的空氣中響起中國國歌,市民的感謝聲此起彼伏。群眾的口碑是最堅固的豐碑,國際朋友的“用口投票”是最崇高的禮讚,是對中國推動世界“拋開區分求共對”的最有力支持。中國人倡議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從來不是隨便説説,正通過務實行動讓世界看到中國心意。

  病毒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對生命的淡漠輕視。疫情中的孤立和無助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固步自封、以鄰為壑。幸好,在中國疫情最嚴峻的時刻,世界各地友人紛紛伸出援助之手,在其他國家最需要幫助的時刻,他們看到迎面走來的中國朋友。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530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