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的香港

來源: 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          發佈時間: 2020-04-23

可愛的香港

宣文部 汪平川

 

南丫島模達灣。(圖片來源:網絡)

  在香港這片11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著這麼一群可愛的人,他們身上兼具了東方的含蓄與西方的直白,兼具了東方的煽情與西方的冷淡,兼具了東方的情感與西方的客觀,他們簇擁在這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城市。港漂半年多的日子裏,我與港人朋友朝夕相處、休戚與共,確幸此生不虛此行。

熱情的待客之道

  6月的香港,時晴時雨。記得那是我到港的首個週末,出於對無線電視劇的熱衷,我獨自一人乘船來到了著名影星周潤發的故鄉——南丫島。優美的海岸風光,百年的天后古廟,濃厚的藝術氣息,不禁令人沉浸其中。然而,正當我為《寵物情緣》劇中美景——模達灣歡呼時,突然間烏雲壓陣飄起了雨。百般無奈,我只好停住腳步借戶人家的屋檐避雨。

  這會,屋內走出了一位老伯,他姓張,是島上的原住民。“進來坐會吧,這雨沒那麼快停。”一句暖心的話語夾雜著雨滴飄進了我的耳朵。起初我有些許猶豫,但見雨勢不減,我還是進了屋。一杯熱茶、一條毛巾,溫暖著我的心窩。張伯跟我講述了新石器時代中期古人深灣聚居的歷史,講述了19世紀周姓氏族從香港仔移居榕樹下村的艱辛,也講述了島上居民抗擊“山竹”颱風的慘烈……聊著聊著,我忘記了時間,也忘記了美景。

  張伯的熱忱好客,正是千千萬萬港人待人之道的縮影。香港貴有購物天堂的美名,優質的顧客服務乃制勝之道。在日常生活中,我們處處都能感受到他們“以客為本”的理念,也許這背後有“神秘顧客”制度的鞭策,但是這些習以為常的“職業操守”似乎早已滲透到他們的骨髓,伴隨著血液一起流淌。

生根的規矩意識

  9月的一個午後,我前往西九龍高鐵站為友人送行。送完站,我走出自動門正準備攔的士,站在60米開外的一位女工作人員,剎那間以近乎百米衝刺的速度衝了過來,頓時把我驚住了。聽她解釋我才明白,原來此處的士只下客不上客,我連聲道“唔好意思”。試想,倘若類似的情形發生的其他地方,也許工作人員張只眼閉只眼也就作罷,然而在香港,你無需質疑他們守規矩的決心。

  走在狹窄的街區,你可以見到飛馳的出租車呼嘯而過,卻見不到肆意的實線碾壓;在郊野的旅途,你可以見到樹枝上的藍絲帶隨風起舞,卻見不到地上乃至溝縫中一丁點的人文劣跡……“因為,不是什麼都需要別人來提醒、督促的。”這是一個港人給我的答案。無規矩不成方圓,規矩就是他們高於一切的生命線。

  眾所週知,活力是這座城市的腳步,“噔噔噔……”是這座城市的音符。我們常説,香港人走路像跑。快節奏正是港人守規矩的意志,襯托的是守時重效的品質,快裏面蘊藏著一種積極進取、蓬勃向上的精神風貌,一種勇於創新、頑強拼搏的敬業精神,一種對本職工作敬若神聖的職業素養。

務實的“AA”文化

  去年11月底,我陪一些業界朋友到福建參訪。當我們正準備在永定土樓——振成樓前合影時,一群“小販”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搶佔了最好機位。我們的攝影師剛按下快門,身旁已有人拿著我們的合影吆喝著“一張10元,兩張15元……”望著團員們躍躍欲試,我不禁嘀咕“要不我自己掏錢都買下來送給大家吧”。

  一個港人好友看出了我的心思,把我攔住了。好友輕輕耳語,“兄弟啊,我知道你的好意,但這樣不太合適。”見我詫異的神情,好友知道我涉港未深,補充道:“雖然錢數不多,但不符合香港的AA文化。倘若照片一張5元,40人共200元,也許大家還能欣然接受;倘若照片一張20元,大家都會覺得欠了你的人情;要是照片一張50元,那肯定沒人會讚同你那麼做。”

  話雖簡短,但引人深思。來港這段日子,每每與朋友出街覓食,到結賬時常常能聽到“我們AA吧”。我們知道中西方文化的差異,中國人重人情、好面子,寧願囊空如洗,也不願“小氣”的各掏腰包。而西方人推崇個人獨立,他們注重的是對別人和自己私有財産的尊重,受西方思想影響頗深的港人,更加崇尚“AA”文化。相比內地飯局的“人情投資”,港人的AA制更顯得簡單務實。

  歷經了近180年的打磨,中西文化在此水乳交融,形成了香港獨特而迷人的多元氣質。正因為有了一代又一代香港人的勤勞與智慧,才能讓香江的不朽傳奇不斷續寫。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587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