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在冬日裏的紫荊花

來源: 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          發佈時間: 2020-05-07

開在冬日裏的紫荊花

廣東聯絡部 李洪敏

 

“永遠盛開的紫荊花”。(圖片來源:新華社)

  人生的漫漫旅程,有時不免遇上巧合的事。

  十年前,我在澳門最後一次憑窗遠眺香港的時候,無論如何也不曾想到,自己第一次踏上香港這片土地,會是在澳門回歸二十週年紀念日那個特別的日子。

  那天下午,我迫不及待地來到夢中多次出現的維多利亞港,從港島的中山紀念公園出發,沿著海濱長廊向東漫步。雖然正值冬日,但在和煦的陽光照耀下,維港蔚藍的海水與藍天白雲交織在一起,顯出初夏時節般的靜逸。一路上,有放學後背著書包在公園裏盪鞦千的學童,有身穿運動套裝沿著海濱跑步的後生,有三三兩兩持竿垂釣的阿伯,還有純粹是坐在石椅上享受海風拂面的阿嬸。一切都是那麼自然閒適,一切又是那麼富有生機,完全沒有冬天的凜冽之感。

  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一艘從珠海開來的“新海威”號雙體高速豪華客輪正急速向港澳碼頭駛去,船頭激起的海浪一波又一波地向海堤撲來,發出“嘩啦、嘩啦……”的陣陣聲響。位於對岸西九龍的香港第一高樓——環球貿易廣場,在太陽的斜照下,像是一束閃著金色光芒的大型火炬,矗立在薄霧漸起的海面上,似乎要把整個維港給點亮。

  我一邊漫步、一邊欣賞著維港美麗的景色,不知不覺來到了中環的添馬公園。在公園蔥綠的草坪南側,便是像一道“敞開的大門”的香港特區政府總部大樓,它的設計理念凸顯了香港人開放的胸襟。但現在這裡幾乎看不到什麼行人和遊客,僅有幾名保安人員坐在由“水馬”臨時圍起來的隔離墻邊執勤,他們不時把余光投向我這個揹包客。站在龍和道隧道的上方,我無意中發現行政長官辦公室所在的建築前有一小片樹林,枝頭挂滿一串串紫紅色的花朵,遠遠望去像有無數的蝴蝶在樹叢中飛舞。能在這裡偶遇一片充滿生機的顏色,不由地吸引著我拾級而下,想去探個究竟。

  這是一塊夾在龍和道與添華道之間的街角,在不足一千平米的地方種植了近二十株洋紫荊,枝頭綻放的正是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和區徽的圖案要素——紫荊花。站在紫荊樹下,空氣中瀰漫著蘭花般的淡淡清香,一陣海風吹來,片片花瓣隨風飛舞,宛如千萬彩蝶雲集,好似走進了夢幻的境界,頗有古代詩人筆下的花團錦簇、落英繽紛的意境。

  我打開手機裏一款名為“形色”的APP,拍下一朵正在盛開的紫荊花,隨即檢索到了它的介紹。紫荊花,也叫洋紫荊,別稱香港蘭。有趣的是,它雖是高達數米的常綠喬木,但卻與我們常吃的黃豆、綠豆、扁豆等同為豆科植物,更因為它長著形似羊蹄的闊心形葉片,所以也被稱為紅花羊蹄甲。紫荊花有極其美好的花語,它代表著親情,寓意家庭幸福圓滿,親人之間和睦相處。不過,從中山紀念公園到添馬公園一路走來,在近三千米的維港沿岸,我看到的大多是根須下垂的榕樹,只有政府總部大樓前的角落生長著紫荊樹。這近二十株紫荊樹你挨我、我挨你,擠作一團,在若大的海傍公園中顯得有些形單影隻,但它的花開得又是那麼地執著,為整個維港的風景增添了一抹亮麗的色彩。

  在不遠處的香港會議展覽中心的東北側,屹立著二十二年前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時由中央政府贈送的金紫荊花雕塑。這朵“永遠盛開的紫荊花”,是幾乎所有內地遊客來港旅遊時必到的觀賞景點。然而,我卻更喜歡政府總部大樓前這片真實的紫荊花,它的艷麗、芬芳毫不遜色于櫻花、桃花,它的高雅、飄逸更堪比“花中四君子”的梅花、蘭花,用“花蕊吐幽香,彩蝶鬧斑斕”的詩句來形容這片紫荊花是最貼切不過的了。可當下還是冬天,這片紫荊花難免會歷經一些寒風細雨,但它終究是南國的報春使者,在春天來臨的時候必會開得更加燦若雲霞、花香四溢,吸引更多的人駐足欣賞,甚至流連忘返。

  紫荊花的花期很長,從隆冬到暮春的大半年裏,紫色的、紅色的、粉紅色的將次第開放。但由於雌蕊的柱頭已經退化,不能授粉育種,繁殖的方式還需依靠人工扦插或者嫁接。紫荊花作為香港的市花,我想,如果有更多的人願意去細心培育、真心栽種、精心呵護,今後將不只有政府總部大樓前這一隅的紫荊花獨自綻放,而會有更多的紫荊花來粧點維港兩岸的景色。

  紫荊花亦是香港的象徵,只要不同政見、不同階層的人能像共同喜愛紫荊花那樣,願意凝聚共識、重拾團結、攜手同行,那香港必會走出當下的困局,尋找到新的出路。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607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