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的四月天

來源: 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          發佈時間: 2020-05-14

人間的四月天

深圳聯絡部 魏婷婷

 

祖國竭力協調滯鄂港人返港。(圖片來源:香港文匯報)

  “我説你是人間的四月天;笑響點亮了四面風;輕靈在春的光艷中交舞著變。”1934年4月,一代才女林徽因以這首宛若清風拂面的詩,描繪了一幅純凈而溫暖的春景圖,讓人們從心底裏感受到輕快和舒適。

  十七年後,林徽因已是清華大學建築系教授,正抱病挽救景泰藍傳統工藝。這一年的4月,一篇名為《誰是最可愛的人》的報告文學橫空出世,深深打動了四萬萬同胞,並持續影響著幾代國人。文中有這樣一段描述:在朝鮮戰場的防空洞裏,一位志願軍戰士吃一口炒麵,就一口雪。當被問到是否覺得苦時,他笑了笑,“怎麼能不覺得!咱們革命軍隊又不是怪物!不過我們的光榮也就在這裡。拿吃雪來説吧。我在這裡吃雪,正是為了我們祖國的人民不吃雪。他們可以坐在挺豁亮的屋子裏,泡上一壺茶,守住個小火爐子,想吃點什麼,就做點什麼。”就是在這樣極端惡劣的環境中,數以百萬計的這樣可愛的戰士浴血奮戰了2年9個月,終於贏下了事關新中國生死存亡的一戰,讓“西方侵略者幾百年來只要在東方的一個海岸上架起幾尊大炮就可以霸佔一個國家的時代一去不復返”。六十年後,這段歷史隨著《那年那兔那些事》這部在二次元世界大火的動漫,再次進入了90後、00後的視野。“此生無悔入華夏,來生願在種花家”,成為了這一代年輕人對祖國最長情的告白。他們是這麼説的,也是這麼做的。“我是學醫的,我必須來。”武漢市東西湖區一支12人的女大學生志願者服務隊,平均年齡只有20歲,她們都是東西湖職校護理專業畢業生,一接到母校召喚,就告別父母,走上一線,並做好了在隔離點長期堅守的準備。在廣東清遠,兩位00後的新冠肺炎康復者,當得知康復病人恢復期血漿中的抗體可以進行血清治療後,剛剛出院的他們成為廣東省第一批捐獻血漿的康復者。用他們自己的話説,“國家救了我們,我們也要救回更多的人。”跨越70載春秋,在不同的時空裏,同樣年輕的脊梁都在撐起這個國家這個民族的一片天。

  還是一個4月。2010年4月14日,一位來自香港的愛心義工黃福榮先生,捨己救人,將自己的生命永遠定格在這一天。後來我們才知道,這位被人們親切地稱為阿福的人,早在2002年就開始在內地做慈善,08年汶川發生特大地震後,他主動到災區做了兩個多月義工,後又到青海高原關心照料孤兒。10年青海玉樹發生大地震,他本已脫險,卻返回孤兒院搶救孤兒和老師,結果在余震中不幸遇難。正如習近平主席所稱讚的那樣,每一次內地遇到重大自然災害時,港澳同胞都是感同身受,最先伸出援手,不只是為了行善積德,而且是基於與內地人民的同胞之情。而在內地最困難的時候,祖國也始終關注、關心香港。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祖國第一時間克服困難把內地生産的1700萬個口罩運往香港,在配合特區政府“控關”、“限流”的同時,全力保障香港市民生活物資供應,竭力協調滯留湖北和“鑽石公主號”上的港人返港。駐港中資企業抽調精銳力量,24小時不間斷推進,僅用28天就完成鯉魚門緊急防疫觀察中心A區項目工程,創造了香港版的火神山速度。深圳市自2月24日起,在疫情防控期間,每天通過我辦向香港捐贈10萬隻口罩。一位奮戰在一線的醫生曾説:“病人對我們工作的理解和支持,是防護服、護目鏡和手套都無法隔絕的溫暖。”香港與內地血濃于水的同胞之情、同舟共濟的深厚情意,也是有形的關卡無法阻隔的。

  “你是一樹一樹的花開,是燕在梁間呢喃,——你是愛,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間的四月天!”庚子年的四月天,如約而至。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618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