構築維護“一國兩制”行穩致遠的安全堤壩

來源: 新華社          發佈時間: 2020-05-23

  香港國家安全立法邁出堅實一步!全國人大就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相關決定進行審議,將彌補香港維護國家安全長期存在的巨大漏洞,防範在內外勢力夾擊下“一國兩制”所面臨的脫軌風險,及時對“一國兩制”進行制度加固,為國家長治久安和香港長期繁榮穩定奠定基礎。

  回歸近23年來,反中亂港勢力屢屢突破“一國兩制”原則底線。特別是非法“佔中”和“修例風波”以來,暴力恐怖活動不斷升級,國土安全、政治安全和公共安全都受到嚴重危害,“一國兩制”正常運行受到嚴重破壞。在如此嚴峻形勢下,作為國家安全的最大和最終責任人,中央堅決出手為“一國兩制”打上“安全補丁”,確保其沿著正確的軌道行穩致遠,確保香港民眾擁有繁榮安寧的美好未來,十分必要,十分迫切。

  “一國兩制”屢遭衝擊 嚴重威脅國家安全

  在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陳曼琪今年“兩會”的公文包裏,裝著一份沉甸甸的建議:國家安全立法。

  陳曼琪的關切有著必要和緊迫的原因。2019年香港發生“修例風波”以來,香港國土、政治和公共安全威脅被推至頂點。香港社會秩序和法治受到嚴重破壞,“一國兩制”實踐被逼至回歸以來最為嚴峻的關口。

  公然鼓吹“香港獨立”“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自決”“公投”等主張,侮辱和焚燒國旗、污損國徽、衝擊中央駐港機構,甚至叫囂“武裝建國”“廣場立憲”……“港獨”組織和本土分離勢力破壞國家統一、損害國家安全的活動日益加劇且公開化,對國家安全構成嚴重威脅。

  毫無疑問,這些屢屢上演的行徑,已嚴重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令“一國兩制”無法正常運行。“反對派的目標不僅是企圖推翻特別行政區政府,而且企圖顛覆國家政權,推翻中國共産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全國人大代表、香港民建聯副主席陳勇説。

  威脅國家安全的還有愈發囂張的外部勢力的干預。美國去年11月將“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簽署成法,標誌著其對香港事務的干預進一步升級,企圖以國內立法讓插手干預香港事務變得制度化、常態化。美國利用香港問題牽制和遏制中國發展有了新籌碼。

  港區全國政協委員黃英豪指出,“修例風波”實質上是繼2014年非法“佔中”之後,美國等外部勢力策動的又一場香港版“顏色革命”。

  這場“風波”不僅動搖了“一國兩制”根基,更讓香港廣大市民的合法權益受到損害。據統計,僅去年下半年,香港90%的港鐵車站和超過1500個交通燈被破壞,1200多名市民在暴力活動中受傷,一名七旬老人被暴徒投擲的石塊砸中頭部去世,一名市民被嚴重燒傷。警方還檢獲大量槍械、彈藥和爆炸物原料。5月15日發佈的監警會報告指出,香港正在被推向恐怖主義時代。

  “香港已經成為我國國家安全一個突出風險點,對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造成嚴重危害。”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原副院長顧敏康坦言,再不及時制止危害國家安全的種種行徑,香港和“一國兩制”的前途就會被葬送。

  彌補漏洞 “一國兩制”亟須扣好“安全帶”

  “維護國家安全,健全香港的國家安全法律制度體系及法治建設,是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和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前提。”陳曼琪指出,“一國兩制”下,國家安全只有“一國”之責,沒有“兩制”之分。

  國家安全立法正是築牢“一國”堤壩的重要舉措。當前,香港最大禍患來自其內部,就是公然叫囂和實施“攬炒”的“黑暴”勢力。他們要“攬炒”香港的經濟民生,“攬炒”香港的法治秩序,“攬炒”香港正常的政治生活,直至“攬炒”“一國兩制”。自去年6月以來,“黑暴”“攬炒”勢力踐踏法治,破壞社會秩序,打砸燒搶公私財物,危害民眾生命安全,重創香港經濟,嚴重損害香港營商環境和國際形象,令香港的國際聲譽一落千丈。

  “所以,從國家層面建立健全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解決香港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的突出問題,築牢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制度屏障,並確保有關立法在香港本地有效實施、執行到位,從而對香港內外敵對勢力産生應有震懾,依法防範、制止和懲治危害國家安全行為,是形勢所迫,也是確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的治本之策。”陳勇説。

  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明確提出,“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支持特別行政區強化執法力量”“絕不容忍任何挑戰‘一國兩制’底線的行為,絕不容忍任何分裂國家的行為”。

  對此,全國人大代表、香港工會聯合會會長吳秋北認為,這是針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存在的突出問題提出的明確要求,也是從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健全同憲法和基本法實施相應的制度和機制、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戰略和全局高度作出的決策部署,必須加以貫徹執行。

  回歸近23年來,由於反中亂港勢力和外部敵對勢力的極力阻撓、干擾,香港特區一直沒有完成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本地立法。“可以説,香港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處於‘不設防’狀態。這也是香港危害國家安全各種活動愈演愈烈的重要原因。”顧敏康説。

  吳秋北強調,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面臨的國家安全局勢日趨嚴峻且難以自行完成維護國家安全有關立法的情況下,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從國家層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是權力和責任所在。

  正如陳曼琪所言,堅持“一國兩制”,是成功建立、執行、監察和完善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先決條件。國家安全立法正是對“一國兩制”的制度加固。沒有國家安全,就沒有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一國兩制”也就失去了賴以存在的基礎。

  確保國家安全是“一國兩制”前途命運所繫

  “國家安全是安邦定國的重要基石,是人民美好生活的最佳保障。”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今年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到來之際表示,香港特別行政區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有憲制責任維護國家安全,而國家安全也關乎香港居民的切身利益。

  由於香港社會高度政治化,反對派不斷在立法會內瘋狂“拉布”製造障礙,將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污名化、妖魔化。一個不得不承認的事實是,將來很長一段時期內,香港自行完成此項立法實際上已經很困難。

  “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是貫徹落實憲法、基本法有關維護國家安全的規定和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決策部署的需要。”香港特區行政會議成員葉劉淑儀強調,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不能長期處於不適應、不健全、不到位的狀態。

  “在特區未能自行完成立法的情況下,中央及時就國家安全立法,正是為了把香港的‘一國兩制’拉回正軌。”香港基本法澳門基本法研究會會員朱家健説,也只有為基本法打上“安全補丁”,才能更好維護“一國兩制”,確保其沿著正確方向前進。

  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會對危害國家安全行為坐視不理、放任不管。美國、英國等西方國家制定的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汗牛充棟,名目繁多,包括人們熟知的美國在“9·11”事件後制定的《愛國者法案》及《雲法案》等,而且還在司法實踐中形成了大量案例。這些國家已構建了涵蓋立法、執法、檢控、審判以及罪犯改造等各個方面的極其嚴密的國家安全法律制度體系。

  “國家安全屬於中央事權,世界上任何國家,無論是實行單一制還是聯邦制,國家安全立法都屬於國家立法權力。”全國政協委員、香港專業人士協會創會主席簡松年律師認為。

  必須強調和指出,國家安全立法所針對的只是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等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外國干預香港特區事務的活動,懲治的是極少數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港獨”分子和暴力分子,不僅不會影響香港高度自治,還會保護遵紀守法的絕大多數香港市民。

  “依法防範、制止、懲治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行為,恰恰是為了香港廣大市民能夠更好地享有和行使法定的各項權利和自由,讓香港社會儘快迎來正常生活的希望和發展的空間。”葉劉淑儀説。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630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