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堵住國安法律漏洞 就是掃清發展障礙

來源: 大公報          發佈時間: 2020-05-23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5月22日公佈,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王晨作了詳細的説明,引起香港社會的高度關注。事實上,全國人大這一“決定”,根本目的是要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確保“一國兩制”實踐不變形、不走樣。一旦堵住了香港國安法律漏洞,將最大限度掃除香港發展道路上的障礙、陷阱和威脅,最大程度上維護港人的根本與切身利益。

  維護國家安全絕不是一句“政治正確”的空話,恰恰相反,這是香港繁榮穩定的重要基礎,是港人安居樂業的核心基石。更何況,維護國家安全是包括香港同胞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的共同責任和義務。但顯而易見,回歸至今的二十三年以來,香港遲遲未能落實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隨著香港本地以及境外形勢的變化,國家安全面臨愈來愈嚴峻形勢。主要體現在五大方面:

  一是“港獨”組織和本土激進分離勢力活動日益公開化極端化。公然鼓吹“香港獨立”,侮辱和焚燒國旗、污損國徽、衝擊中央駐港機構,甚至叫囂“武裝建國”、“廣場立憲”,妄圖分裂國家、顛覆政權;二是香港特區的政權安全受到前所未有的嚴重威脅。反對派正按照“立會過半、選委過半、選出泛黃特首”的三步曲,企圖建立反中央的政權,進而顛覆中國共産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三是暴力恐怖主義行徑不斷升級失控。諸如打砸搶燒、暴力襲擊毆打普通無辜市民,甚至放置爆炸裝置等進行恐嚇,危及公共安全;四是美國等西方國家的干預從幕後走到台前。修例風波實質上是美國策動的一場“顏色革命”,美國企圖借香港來達到顛覆中國政府的目的,其手段越來越囂張;五是“台獨”、“港獨”勢力勾連合流加劇,“台獨”為“港獨”提供培訓與資助,破壞香港穩定的圖謀極其明顯。

  上述情況並非只存在於報章文字當中,而是全體港人過去一年活生生的生活經歷。這些事實已清楚説明,香港面臨極其凶險的境地。內外敵對勢力已經對香港特區國家安全造成嚴重的現實危害,而這些危害仍在加劇。這種對國家安全的衝擊,已經令香港出現“失敗城市”的特徵。首先是法治受到嚴重踐踏,年輕人不再敬畏法律,肆無忌憚破壞社會秩序;其次是社會長期陷入動蕩,內部撕裂嚴重,人心不穩無法形成並聚焦發展方向;第三是經濟面臨嚴重萎縮,去年GDP錄得負增長,而今年首季度更是出現同比近一成的重挫,失業率高達百分之五點二,為十年來之最。這種狀況再持續下去,香港必定墮入無盡的黑色深淵,莫説下一代看不到希望,現有的一切都將逐漸消散,又如何奢談美好的未來?

  因此,從維護香港繁榮與穩定的角度出發,必須堵住國家安全的法律漏洞。但客觀上香港特區無法靠自身能力解決問題,一方面是因二十三條立法長期被妖魔化、污名化,無法在短期內有實質推進;另一方面是現行法律中的有關規定長期處於“休眠”狀態,難以有效執行。不僅如此,在維護國家安全的力量配備和執法權力配置也存在明顯“短板”,如果中央再不採取必要的手段,漏洞不單永遠不可能補上,反而會越撕越大出現災難性後果。

  基於對總體形勢的把握,中央果斷作出建立健全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法律制度與執行機制的決定。需要強調的是,世界上任何國家,國家安全立法都屬於國家層面的權力,是中央的事權。全國人大的“決定”,權力來源於國家憲法,是對基本法實施行使監督權的體現,這也與香港基本法有關規定是一致的,完善了特區與憲法和基本法實施相關的制度和機制。“決定”通過之後,將和基本法一道,在香港擁有最高的法律地位。不存在所謂的“越權”之説。

  沒有安全的發展環境,就不可能有美好的未來,這是一個放諸四海、顛撲不破的道理。其實,香港本來擁有十分好的基礎,得天獨厚的政治條件與地理優勢,長期都是區域內的發展“龍頭”。但自一四年非法“佔中”以來,到去年的修例風波以降,固有的優勢遭到嚴重破壞,發展也面臨每況愈下的趨勢,即使中央提供大量惠港政策,也於事無補。當中根本的原因在於國家安全受到破壞,社會無法有穩定的發展空間。

  可以預見,在全國人大進行立法的期間,香港可能會遭遇到一些“陣痛”,外國勢力與亂港分子必定會作出瘋狂反撲,社會也可能重現去年黑暴最嚴峻的形勢,但這都是中央早已預見到並有所準備的。一旦法律完備,困擾香港多時的問題得到解決,香港必將迎來更加美好的未來,這正是絕大多數港人的最大期盼。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630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