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匯報:國家安全有保障 香港營商有“錢途”——全國人大就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立法系列社評之二

來源: 文匯報          發佈時間: 2020-05-24

  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正式將港區國安法納入議程,啟動立法程序,在香港和國際工商界引發廣泛關注。主管港澳事務的國務院副總理韓正5月23日參加港澳全國政協委員聯組會時表示,確立有關法例是為保護香港市民,令做生意的人有更好營商環境、市民可安居樂業。中央就香港維護國安立法,消除法治上的不明朗因素,可以恢復香港良好的法治和營商環境,增強投資經商信心;相反,如果維護國安的法律制度和執法機制長期存在漏洞,政治社會環境不穩、暴力氾濫,任何商業資本都會對香港望而卻步。唯有建立健全維護國安的法治機制,清除催生暴力經濟的社會土壤,擺脫政治化干擾,香港才能凝神聚力謀發展,解決各種深層次矛盾,鞏固香港作為國際金融商業中心地位。

  法治健全、社會穩定,是任何商業投資活動的決定性因素。投資者考慮是否在一個地方長遠投資,必須評估該地方5年、10年的投資環境,包括政治、法律環境是否穩定,投資的項目能否長期順利運轉、獲得穩定回報。世界多數國家地區都有國家安全立法,成為良好營商環境的重要因素。美、英、日、加、新加坡等國,早已訂立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從來沒有聽説過這些國家因為國安立法而影響投資的信心。與香港同屬“一國”之內、隔海相望的澳門,2009年通過了國安法,並未因此出現走資潮,外商反而加大對澳門的投資,澳門經濟更加繁榮,根據世界銀行公佈,2018年澳門人均GDP已超過8萬美元,全球排名高居第二,高過香港人均GDP4.6萬美元將近一倍。由此可見,國安立法對吸引投資、保障經濟發展有利無弊。

  回望香港,作為細小的外向型經濟體,缺乏天然資源,內需市場亦窄小,法治、安定、自由是香港經濟、社會持續發展的安身立命之本。而正因為香港維護國安的法律短板始終未能彌補,導致“佔中”、“旺暴”、修例等政治風波接連不斷,並催生變本加厲的黑暴攬炒,甚至滋生本土恐怖主義惡行。法治安穩的大環境不復存在,這才是投資者最擔心的。政治風波難息,黑暴攬炒愈演愈烈,嚴重破壞了香港的營商環境和國際形象,國際權威機構連番下調香港信貸評級,香港痛失連續保持25年的全球最自由經濟體地位,被早已設立國安法的新加坡取而代之!這正正顯示,社會動蕩才是影響投資信心的最大敵人。

  沒有法治安全的大前提,投資營商成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對於國家安全都不能保障,法治不彰、暴力橫行的國家或地區,所有理智的投資者都不敢也不願去冒巨大風險,以免投資血本無歸。修例風波中,有人不斷叫囂,香港爭取民主自由要學烏克蘭,可他們想過沒有,有多少投資者願意投資烏克蘭?再進一步假設,如果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漏洞不能儘快堵塞,反而越扯越大,香港真的淪為烏克蘭,屆時還有人來香港投資嗎?答案不言自明。

  受修例風波的泛政治化影響,政治對立的歪風滲透、污染香港經濟環境,攬炒派政治勢力大肆鼓吹、推動“黃色經濟圈”,企圖以“經濟獨立”為“港獨”圖謀火上澆油,增強分離勢力的經濟籌碼。實際上,“黃色經濟圈”加劇社會撕裂,歧視排斥內地消費者,違反香港一向奉行的自由經濟規律,擾亂經濟秩序,根本是暴力經濟,只會嚇走投資者和遊客,進一步破壞香港的營商環境。

  因此,在香港經濟面對嚴重不明朗環境的時候,推出港區國安法適逢其時,更必不可少。有了港區國安法,有效遏止危害國安的行為,可以消除損害香港法治、安全的不利因素,為香港的營商環境撥亂反正,重新提升對國際資金、人才的吸引力。在國家安全得到切實保障的情況下,“一國兩制”方針不會變,香港實行的資本主義制度不會變,高度自治不會變,法律制度不會變,外國投資者在香港的利益將繼續依法得到保護,投資者、遊客可以放心地在香港投資、娛樂、消閒、購物;社會各界能夠排除政爭,集中精力,解決土地房屋、青年向上流等深層次矛盾,香港必將發展得越來越好。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631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