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學者解讀全國人大會議涉港議程:守護國家安全、維護“一國兩制”的必要之舉

來源: 新華社          發佈時間: 2020-05-25

  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審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受到高度關注。多位內地專家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從國家層面建立健全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是守護國家安全、維護“一國兩制”的必要之舉,勢在必行,刻不容緩。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陳端洪説,香港基本法第23條明確了香港特別行政區負有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和立法義務,但香港回歸祖國20多年來,由於內外敵對勢力的阻撓,相關立法一直沒有完成,還被嚴重污名化、妖魔化。從當前形勢看,由香港特區完成相關立法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指出,近些年來,“港獨”組織和香港本土激進分離勢力活動日益猖獗,與外部勢力勾連合流加劇,暴力恐怖活動不斷升級,這些現象在去年“修例風波”中達到頂峰。可以説,香港特區在國家安全方面一直處於“不設防”狀態,是造成這一現象的重要原因。

  “國家安全立法屬於中央事權,中央對所屬地方行政區域的國家安全負有最大和最終的責任。”陳端洪説,中央對香港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存在的“短板”不可能坐視不理,因此主動從國家層面進行有關立法,是必然選擇,且十分緊迫。

  深圳大學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主任鄒平學表示,從國家層面建立健全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符合憲法和基本法,是中央履行維護國家安全責任的表現,也是落實中央全面管治權的積極舉措,對於應對香港的嚴峻形勢以及彌補相關法律漏洞十分必要。

  他認為,決定草案通過後,將有助於解決香港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的突出問題,築牢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制度屏障。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田飛龍表示,國家安全是國家生存發展的基本前提,關乎國家核心利益。從國際視野和比較法來看,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無論是單一制還是聯邦制,國家安全立法都是國家立法權,屬於主權權力。世界上任何一個發達的國家或地區,都有完備的國家安全立法,這是現代法治體系的標準配置和標準要素。

  田飛龍説,“一國兩制”在香港正面臨來自本土極端勢力與外部干預勢力的顛覆性威脅。在這樣的危急時刻,如果還對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制度機制漏洞放任不管,後果不堪設想。中央果斷出手,既是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得到全面準確貫徹落實,也是對香港繁榮穩定和香港同胞利益福祉高度負責的表現。

  針對香港一些政治勢力妄稱全國人大相關決定將嚴重侵犯港人自由權利,將“終結‘一國兩制’”,受訪專家認為這些説法純屬混淆視聽,完全站不住腳。

  陳端洪表示,“一國兩制”的制度設計和基本法的條文中,規定了香港要履行國家安全立法的義務。“這就好比建房子,原先設計圖紙上是有這根柱子的。但房子蓋好20多年了,柱子遲遲未立起來。現在我們把柱子立起來,就是為了維護房子的整體安全,而不是拆掉它。”

  他表示,自由不等於可以違反法律或分裂國家,維護國家安全同尊重保障人權在根本上是一致的。相關決定通過後,將有助於扭轉香港社會的歪風邪氣,幫助香港社會撥亂反正,有助於依法有效防範、制止和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的極少數違法犯罪行為,這恰恰能夠更好保障香港社會整體利益,更好保障香港絕大多數居民的生命財産安全,更好保障基本權利和自由。

  田飛龍表示,香港一些政治勢力故意把“一國”與“兩制”對立起來,對“一國兩制”作出割裂性的拆解,以反國家的立場來看待全國人大相關決定,刻意製造偏頗和扭曲的論述,這些言論具有煽動性和蠱惑力,必須從法理上加以澄清和反駁。

  他表示,國家安全與香港的公共安全以及每位香港市民的合法權利是兼容的、一致的。有了國家安全立法,香港的高度自治和繁榮穩定才能得到更好保障,才能從法律上排除本土極端勢力和外國干預勢力對香港高度自治的干擾和破壞,才能保護香港絕大多數市民的人身財産安全免遭“黑暴”恐怖行徑侵犯。中央是“一國兩制”的最終守護者,國家安全立法是香港絕大多數守法市民安居樂業的“保護閥”。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632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