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神”文化

來源: 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          發佈時間: 2020-05-29

香港的“神”文化

保安部 元復

 

沙田車公廟。(圖片來源:香港文匯報)

  不覺來到香港已經半年有餘了。以前我也多次來過香港,但每次都因時間短暫而如過客般走馬觀花。今次駐港工作,責任之餘,我終於可以放鬆心情,放緩腳步,趁喧囂間歇去細品這座中西文化交融碰撞的國際名城。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香港還存在著一種很有特色的文化,就是這城市裏或深或淺散佈在大街小巷裏的“神”。

  香港的“神”無處不在,從黃大仙祠、城隍廟、寶蓮禪寺、車公廟、天后廟、洪聖廟、玉虛宮、譚公廟,再到街頭巷尾的地盤神壇、商家埠頭供奉的“關二爺”以及本地影視劇中經常看到港人屋企供奉的“家神”等,真是眾神齊聚香港。香港本就地少人多、寸土寸金,眾“神”仍在港據有一席之地,可以看出港人甚是喜好求神拜佛、扶乩祈福的。中國的“形神觀”最早可以追溯到先秦時期,《南華經》:“指窮于為薪,火傳也,不知其盡也”,意指“神”在人的精神層面是永存的。具象到香港的“神”文化,我相信也是因為以這樣的形式,所以才強烈地存在於香港的各個地方。

  説到這裡,我不免有所困惑,香港這麼多“神”都是從哪來的呢?遍詢善信之後得知,黃大仙來自浙江金華,城隍原屬明太祖朱元璋所封,天壇大佛的構思源於北京天壇而造于南京、車公源自南宋護駕忠臣、龍母神來自西江、洪聖南海神源自唐朝廣州刺史、天后神來自福建等等。據統計,在過去一百多年裏,因種種原因由內地來到香港“安家落戶”的神祇就超過200余個。

  “神”多自然信眾也多,拜“神”就變得十分重要。俗話説“進門叫人,入廟拜神”,聽善信講,港人在筲箕灣城隍廟要年初“拜神”、年尾“還神”;香港政府農曆每年初二(車公誕),要派出一名官員或公職人士代表香港,到沙田車公廟拜車公、求籤預測新年運程,其他市民或民間團體也會為運程求籤。特別是農曆新年初一、十五,更是蕓蕓眾生祈福納祥,各路神祇接叩受拜,家家戶戶、老老少少求“神”拜佛,儼然成為僅次於香港新春佳節除夕團圓之外的重要活動。 由於眾多的居民熱衷於拜“神”,所以連銀行也在這方面動了一番心思。一些銀行通過贈送財神像來促使客戶對己産生好感,或者發行鑲有神像的金章,並宣稱這種金章既可保祐亦可保值,一時間確實吸引了不少顧客,令銀行“豬籠入水”,獲利甚豐。可以體會得到,拜“神”不僅是善信的精神寄託,更是港式文化的一種傳承。

  那麼,這些神祇為什麼來到香港呢?有人講,因為香港是包容的,是兼收並蓄的。我以為,是因為香港與內地有著密不可分的文化與歷史傳承,眾神祇的身世皆與大陸有著千絲萬縷的淵源。從文化方面看,移民是文化的載體,遷港的國人來到這片土地上開拓新的生活,伴隨而至的中華文化傳統、價值觀念和風俗習慣都在這個小島上落地生根、發揚光大。在港英殖民統治期間,華人處於種族歧視陰影之下的境遇,也使得他們埋首于賺錢謀生,不可能對西方文化及西式習俗産生更多的嚮往或者欣賞。總的來看,在文化傳統、倫理道德和生活習俗方面,香港同胞與內地民眾血脈相連,文化相通,他們所營造的是一個充滿濃郁嶺南風情的社會,絕大多數人仍然保持著對中華民族的傳統觀念、宗教信仰、語言風俗的強烈認同。在家中神位前和供奉關帝、天后的廟宇中,港人為他們逝去的祖先焚香燒紙,他們相信風水和預兆,與算命先生商議旅行、結婚和生意安排,對親屬以及故鄉都保留著一份感情和忠誠。

  從香港的“神”文化角度,我深深感受到,港式文化始終蘊含著對華夏民族炎黃子孫一脈相承的身份認同,蘊含著一顆同頻共振的 “中國心”的情懷認同,蘊含著對久久綿遠流傳的中華民族的傳統認同。在全國上下一心抗擊疫情的當下,真心希望我們與香港人民一同背靠祖國,共克時艱,打贏硬仗。讓我們一起為祖國祈福,為香港祈福,早日送走“瘟神”,迎來“福神”。祝願祖國好、香港更好!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638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