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港“國球”緣

來源: 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          發布時間: 2021-01-26

粵港“國球”緣

廣東聯絡部 梁雄

 

“萬和盃”2019年中國乒乓球協會會員聯賽。(作者供圖)

  去年1月,我從工作和生活了20多年的香港調回廣州,工作環境變了,但唯一不變的是我對乒乓“國球”的熱誠!小小銀球牽動一幕幕粵港兩地人和事,也時常縈繞在心頭。

  在港工作期間,我先後寫了《中聯辦人與港人的“國球”情懷》、《香港“國球”熱》兩篇文章在香港文匯報上發表,表達了中聯辦人和香港同胞共同喜愛“國球”的真實情感,也抒發了我酷愛“國球”的執着情懷。文章發表後,引起了一些香港和內地讀者的共鳴,有些朋友還不時追着我要寫完《國球》三部曲!

  為此我也常常自問,是否已經“江郎才盡”了?還能再寫一篇《國球》嗎?由於當時適逢我要調回內地,這件事就擱置下來了。直到我調回廣州後經歷了幾件事,才激發起寫《國球》第三篇的思考,我想可以嘗試寫寫“粵港‘國球’緣”。

  第一件事是去年4月至5月我回香港出差時,有幾位昔日的老球友和好朋友,如香港乒乓球隊陳江華總教練(4屆香港冠軍)、南華乒乓球會曾文進會長、李偉斌律師、東華三院劉漢長醫師、上證所香港張斌總代表等,非常熱情地邀我球聚和飯聚,再續“國球”誼,令我油然生出粵港“國球”緣的情感。特別是陳江華總教練專門來指點我的球技,還和家人與我餐敘,令我感受到重回香港“家”的溫暖!

  第二件事是我回到廣州後因機緣巧合,認識了在粵的中國顆粒大聯盟(原長膠大聯盟)總會會長黃建疆(2屆世界元老賽冠軍)、6屆全國長膠冠軍雷磊磊、草根長膠發球王段新生等高手。經向他們討教,我突破了自己的技術瓶頸,並對“國球”球技有了新的認識。其中的“準確判斷,快速移動,合理擊球,迅速還原”道出了長膠競技的要訣。另外,為加強進攻性,我練習了反手刮打技術,套路是可發下旋短球到對方正反手位,迫使對方回下旋球到我方反手位,則可刮打到對方的幾個點;如果對方回球到我正手位,則可用撞擊扣殺,這樣過去的球比較有威脅。這些長膠名師教導的要領,既提高了我的乒乓球水平,也激發了我完成《國球》三部曲的熱情。

  第三件事是被邀請參加廣州市乒協的日常訓練。我調回廣州後,廣州市乒協陳建華會長和張樺會長邀請我參加乒協周一和周三晚上的乒乓球訓練。廣州市乒協正努力打造成全國最好乒協之一,曾培養出7屆全國“市長盃”冠軍楊浩明,還有女子分齡混合團體賽全國冠軍羅小娟等著名球手。在這裏,我認識了大批乒乓球高手,有退休的機關幹部,也有一些退役的專業運動員及市民愛好者,他們忘我訓練、奮力拼搏的精神,讓我切身感受到“國球”的受歡迎熱度。“市長盃”乒乓球賽已成為廣州市乒協的招牌比賽,每年吸引大批“國球”高手參賽。我在香港工作期間,亦曾以香港中聯辦名義,兩次參加廣州“市長盃”乒乓球賽,結識了許多在粵的“國球”高手。

  如果説,我在香港時因“國球”而結交了陳江華、曾文進、李偉斌、劉漢長、張斌等一班好球友,並與來港參加“香港乒總盃”的雷磊磊建立了亦師亦友的關係。那麼,我調回廣州後,又因為“國球”結識了黃建疆、段新生等著名教練,以及廣州、深圳、東莞、揭陽等廣東乒乓球界的大批球友,並與其中許多人成為了好朋友,譜寫了一段粵港“國球”緣。特別是去年有一次陪同中國顆粒大聯盟黃建疆總會長等一班長膠高手,應香港區潮人聯會王勤發副會長之邀到其家鄉廣東揭陽進行聯誼賽,吸引了當地眾多乒乓球高手參賽,以及大批愛好者來觀賽,令我感受到“國球”在民間的巨大影響力。我被他們對乒乓球的熱誠和執着所感染,也體會到國家隊能長盛不衰、佔據國際乒壇首要位置的原因。因為,它不但是粵港同胞,也是全國人民包括你我他都熱愛的“國球”!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995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