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花

來源: 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          發布時間: 2021-03-10

女人花

深圳聯絡部 魏婷婷

 

張桂梅與她倡辦的華坪女子高中。(圖片來源:新華社)

  文人墨客喜愛用花來形容女性。不論是“南國有佳人,容華若桃李”,還是“梨花一枝春帶雨”,抑或是“俏麗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在浪漫文人的筆下,女性大多是清麗的、嬌弱的、柔美的。對女性而言,如花的女人,不但美麗自己,而且芬芳他人。

  崖畔的桂,雪中的梅

  “聽到學生們畢業後能為社會做貢獻,我覺得值了。不管是多還是少,畢竟她們後邊走得比我好,比我幸福就足夠了。”熒幕前一位有些瘦削的女士緩緩地説着,滿是皺紋的臉上寫滿了欣慰。相比她樸實無華的話語,更吸引我注意的是她的雙手,上面貼滿了膏藥。

  她叫張桂梅,是雲南省麗江市華坪女子高級中學黨支部書記、校長,在祖國邊疆教育一線一幹就是40年。長期與山裏的孩子打交道,她越來越篤信扶貧必先扶智,只有知識才能夠改變命運。為了讓貧困女孩走進學校,她挨家挨戶地做工作;為了讓她們考出好成績,她每天早上第一個出現在校園裏,巡校、查課,快凌晨1點才躺下。她推動創建了中國第一所公辦免費女子高中,建校12年來幫助1804個可能輟學的女孩走出大山、走進大學。可她自己卻落下一身病,因為關節痛,手指伸展不開,她的手上常年貼滿膏藥;心臟病、肺氣腫等二十多種疾病,逼着她每天都得吃十多種藥,上下樓梯必須緊握着扶手、一步一步地挪,甚至好幾次都與死神擦肩而過。

  2月25日,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張老師坐著輪椅,微笑着從國家主席習近平手中接過獲獎證書。她説:“能換來孩子們有學上,很值得。我會戰鬥到最後那一口氣。”

  桃李芬芳的“香港良心”

  看着張老師的故事,我不禁想起了一位滿頭銀發的外國老太太,她同樣因扶貧助弱、興辦教育而備受尊崇。她就是杜葉錫恩女士。雖然未能親眼目睹老人的風采,但從她的著作《我眼中的殖民時代香港》中,我見識了一位真真正正的民主鬥士、公義化身、大愛仁者。

  她不畏權勢,在殖民統治時代公開抨擊港英當局,揭露官員貪腐案件。她關心市民疾苦,在民意未受尊重的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願意傾聽市民意見。她一生追求民主,以三十多年的參政實踐探究民主真諦—民主是可以包容不同聲音和意見的,是不偏不倚願意坐下來討論達到一個公平的妥協。她從抵港伊始,就在為最底層的市民和被欺凌的弱勢群體鳴不平、討公道。她自籌經費、歷經磨難創辦了慕光書院,讓窮人子弟也有了受教育的權利。

  “杜葉錫恩女士在香港生活超過一個甲子,也奉獻了一個甲子。”她把全部的愛都獻給了她的學生和那些需要幫助的人。“活着就要為窮人説話”是她一生堅守的座右銘。

  烏蒙山深處的“花仙子”

  第一次聽説梁安莉的名字,是在去年夏天。廣州一位參與扶貧工作的老同學與我在閒談中説起,有個香港“90後”女孩在貴州深山裏扶貧呢,幹得還不錯。後來從《新聞聯播》中了解了更多梁安莉和她的美麗事業的故事。

  梁安莉是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女孩,一次旅行讓多年留學海外的她找到了人生的“新坐標”。她被當地童話世界般的美景深深吸引了,也被那裏的貧困狀況深深觸動了。她最終決定要在那裏打造一個留得下的産業。在廣東省第一扶貧協作工作組的幫助下,她在海拔二千多米的烏蒙山區建起了鮮花基地。花卉大棚從100個增加到超過400個,管理技術人員從十多人到四十多人……她的努力悄然改變着山村面貌:她的花卉産業已聯結覆蓋貧困戶超過600戶近3000人,累計為就業群眾創收七百多萬元。

  梁安莉現在又有了新目標,打造粵港澳青年援黔創業基地,讓更多大灣區青年了解國家所需,貢獻所長。她説,作為年輕人,能把個人成長融入國家扶貧事業是最無悔的選擇。

  在這片不斷創造人間奇蹟的土地上,在這個平凡鑄就偉大的新時代,無數像張老師她們一樣的女性,都在不懈奮鬥着,為自己為他人,打開一扇窗,點亮一盞燈,創造更加繁花似錦的美麗人生。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059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