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選舉之變——新制度選出新未來

來源: 新華社          發布時間: 2021-09-13

  9月19日,2021年香港特區選舉委員會(簡稱選委會)界別分組一般選舉將正式舉行。作為完善香港選舉制度的首場實踐,選舉將充分展示新制度的變化和內在優越性,為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和中央對香港行使全面管治權奠定牢固根基,並在由亂轉治、由治及興的偉大轉折中,推動香港邁向新的未來。

  代表更廣泛 參與更均衡

  11日、12日連續兩天,由香港特區選舉委員會第五界別委員共同發起的“落實愛國者治港 推動良政善治”街站宣傳活動在港展開。多個界別分組近千名當然選委和自動當選的選委在全港各區設置超過1000個街站,落區宣傳政綱及傾聽市民意見建議。

  “希望借此活動搭建平台,讓選委們走進市民和業界,宣介其政策主張以及新選舉制度和中央惠港政策,聽取廣大市民對推動良政善治的意見建議。”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譚耀宗在活動啟動禮上説。

  今年3月11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高票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根據決定,香港特區選舉委員會擴大到五個界別、1500人,負責選舉行政長官候任人、立法會部分議員,以及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立法會議員候選人等事宜。

  而在一週後,這項新選舉制度就將正式“落地”。在選委會的1500個席位中,共有325人已獲裁定有效登記為選委會當然委員,並有156人獲裁定有效提名為選委會委員;另外,有603名候選人自動當選,412名候選人將於19日競逐364個席位。

  在觀察者們看來,此次完善香港選舉制度是以對特區選舉委員會重新構建和增加賦權為核心進行的總體制度設計。新選舉制度的廣泛代表性和均衡參與性,突破了某個界別、地區或政團的利益局限性,使各階層、各界別、各方面都能夠在管治架構中得到全面反映和充分代表,更好反映大多數港人的聲音,回應大多數市民的訴求。

  其中,新增的第五界別無疑最受矚目。

  在完善選舉制度下,選委會由四大界別擴至五大界別,在第五界別中新增了有關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的代表。該界別選委由全國婦聯香港特邀代表、全國工商聯香港執委、中國僑聯香港委員、全國青聯香港委員及中華海外聯誼會香港理事當中選出。

  “中國僑聯是由全國歸僑、僑眷組成的全國性團體,是政府聯繫廣大僑胞的橋梁和紐帶。”中國僑聯委員廖宇軒期望,能夠將僑界的聲音帶入選委會,為香港作出新的貢獻。

  “全國青聯的成員在各個青年團體擔任主席或領導者,有充分經驗了解國家青年發展的情況,所以作為選委,能夠綜合青年的聲音帶入選委會。”全國青聯委員兼福建社團聯會副主席林智彬説。

  總體來看,選委會擴容亮點多多。

  ——多了地區和基層的代表,有在劏房里長大的、有農民和漁民等;

  ——多了優秀人才,有大學校長、香港兩院院士等;

  ——多了代表香港整體利益和國家利益的人,體現了“一國”和“兩制”的有機統一;

  ……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港澳研究所副研究員李環表示,之前的選委會架構中,第三界別為勞工、社會服務、宗教等界,現在改為基層、勞工和宗教等界。這一變化表明,選委會架構隨着香港社會變遷作出了適時調整。

  李環説,近年來,香港經濟社會發展的一些深層次矛盾凸顯,房屋、土地、就業、收入等重大民生問題亟待破解。選委會的新架構能更好代表基層民眾利益,反映相關群體的訴求。

  去除“泛政治化”桎梏 從不穩定走向穩定

  “反中亂港勢力不斷設置並操控各種政治議題,並令其不斷發酵,引發政治爭拗,社會撕裂,出現民眾僅依照政治認同來選擇行事的偏頗現象。”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經濟社會理事會理事葉建明坦言。

  實際上,香港變得越來越政治化與激進化,已成為很多有識之士的共同判斷。自2014年非法“佔中”以來,尤其是經歷了2019年的“修例風波”,香港陷入持續不斷的政治紛爭乃至管治危機,法治、民主、文明等遭受嚴重衝擊,“泛政治化”已成為阻礙香港穩定發展、甚至危害國家安全的因素。

  “泛政治化令香港社會一葉障目,嚴重影響了方方面面,阻礙了經濟民生的進步。”葉建明強調,只有去除泛政治化與激進化,香港才能重新上路。

  新選舉制度直接回應了這個問題——通過對選委會的重構和賦權,讓選舉回歸專業和理性,去除了“泛政治化”的桎梏。在新的選舉制度下,愛國愛港人士為香港整體利益和業界利益積極參選,營造了多元化、專業化、重能力、少紛爭的參政議政新氣象。可以説,中央出手完善特區選舉制度,把反中亂港分子排除出特區管治架構,正是旨在讓香港恢復社會穩定,走出“泛政治化”的泥潭。

  新選舉制度也有助於特區政治體制從不穩定到穩定的轉變。

  過往的香港可謂每逢選舉必有動蕩,2019年的區議會選舉中更出現針對愛國愛港參選人製造“黑色恐怖”,憑藉不公平選舉謀取政治利益的現象。香港選舉已成為外部勢力和香港反中亂港分子危害國家安全、破壞香港繁榮穩定的工具。

  美西方反華勢力的干預與破壞是根本原因。自香港回歸以來,他們就大力培植在香港的“政治代理人”,以“民主”為幌子裹挾民意、操控選舉,企圖與我爭奪香港管治權,把香港作為“顏色革命”的顛覆基地,持續製造社會動蕩,嚴重破壞了香港民主自由和高度自治。

  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是維護社會穩定、守護香港未來的“堅盾”。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強調,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堵塞了反中亂港分子利用選舉進入特區管治架構的制度漏洞。分析人士也指出,新選舉制度讓“反中亂港者出局”,重塑了香港的政治格局,“穩定”成為關鍵詞後,將會逐漸改變香港的選舉文化和政治文化。

  全國政協委員,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屠海鳴表示,完善選舉制度後,香港的管治團隊可以聚精會神謀發展、惠民生,解決制約香港發展的深層次矛盾,香港邁向未來的步子將更加穩健。

  “相信通過選舉制度的完善,香港一定能夠走出長期存在的‘政治泥沼’,集中精力破解深層次矛盾與問題,發展經濟、改善民生,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實現良政善治,再創發展奇蹟。”香港中聯辦發言人説。

  選出合格管治者 推動香港新發展

  “在新的選舉制度下,愛國愛港已不是一句空泛的口號。”“落實愛國者治港 推動良政善治”街站宣傳活動現場,中華海外聯誼會常務理事、港區省級政協委員聯誼會主席鄭翔玲説道。

  誠如斯言,新選舉制度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落實“愛國者治港”根本原則,選出善於在治港實踐中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善於破解香港發展面臨的各種矛盾和問題、善於為民眾辦實事、善於團結方方面面的力量和善於履職盡責的合格治港者,切實改善香港經濟民生,提升競爭優勢,重現“東方之珠”風采。

  令人欣喜的是,此次選委會選舉不論自動當選還是需要競爭的參選人,均精心設計政綱,並積極向選民和社會各界宣介,從參選理念和政策主張等層次體現了積極參政、擔當作為的勇氣和智慧,得到選民認可和支持。

  香港最大政團民建聯有超過100名成員競逐選委,約50人已成為當然選委或經刊憲後當選的選委。民建聯主席李慧琼表示,民建聯期望選委會做好提名及選出下一屆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的任務,期望特區政府帶領全港市民推動社會變革,解決各項積累已久的社會問題,帶領香港重新出發。

  “1500名選委會委員未來必定選賢與能,包括為香港選出更多專才當立法會議員,並確保未來特區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更加有能力解決香港深層次矛盾問題,幫助香港打開出路。”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説。

  “在社會穩定和政治安全有了保障後,我有信心香港無論在經濟、民生、社會發展方面都會迎來更好的未來。”正如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所言,從香港國安法頒布實施到完善特區選舉制度,回顧中央打出的一系列“組合拳”,不難發現其根本目標是維護和發展香港市民的根本福祉,實現香港長期繁榮穩定,推動“一國兩制”實踐行穩致遠。

  9月6日,《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改革開放方案》公布。作為支持香港經濟社會發展、豐富“一國兩制”實踐的重大戰略部署,方案為正處在由亂及治、由治及興關鍵時期的香港乘勢而上,找準“國家所需”和“香港所長”的交匯點,開闢了更為廣闊的舞台。

  “中央此次推出‘前海方案’,是聚焦‘港澳所需’‘灣區所向’與‘前海所能’,完全是想民眾之所想、急民眾之所急。”香港經濟學家、絲路智谷研究院院長梁海明認為,“前海方案”對正在努力走出陰霾的香港來説可謂一場“及時雨”。

  可以預見,在完善選舉制度正式落地後的香港,發展方向將更加明確,融入國家發展大局速度將繼續加快,競爭優勢也會不斷提升。

  “全球發展的最大機遇在中國,香港發展的最大機遇在內地。”駱惠寧強調,隨着國家“十四五”規劃的實施以及2035年遠景目標的確立,香港正面臨新一輪歷史發展機遇,一定要牢牢地抓住它。

  “我們堅信,在進一步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進程中,香港一定能夠打造新優勢,作出新貢獻。”他説。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368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