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港聯動 促進大灣區發展

來源: 深圳特區報          發布時間: 2021-10-14

香港維多利亞港兩岸景色。(新華社發)

在香港尖沙咀一條街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一起迎風飄揚。(新華社發)

  習近平總書記在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慶祝大會上的重要講話中,特別提到“規劃建設好河套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並“要充分運用粵港澳重大合作平台,吸引更多港澳青少年來內地學習、就業、生活,促進粵港澳青少年廣泛交往、全面交流、深度交融,增強對祖國的向心力”。

  今年9月,深港高層會晤暨深港合作會議在深圳舉行,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深圳市委書記王偉中共同主持會議。深港雙方簽署四個合作協議,包括推進河套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香港大學在深合作辦學、香港科學園深圳分園建設、仲裁法律合作。同時還舉行了四個具體合作項目的啟動儀式。緊接着,前海擴區,不僅為深化改革開放提供更大的發展空間,也為香港創造更多的機遇,有利於提升深港合作能級。

  深港聯動發展,更是從未像現在這樣生龍活虎。深港高層會晤後一個月,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發布施政報告,提出建立“北部都會區”,與深圳口岸經濟帶相呼應,要香港更好地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林鄭月娥接受深圳媒體採訪時説,以往大家都説“國家所需,香港所長”,現在應當是“國家所需,港深所長”,港深應當聯手發揮引擎作用。她還強調,“北部都會區”不單是面向香港,也是面向深圳的。

  一國兩制下的一河兩岸、一區兩園

  2017年美國電視新聞網(CNN)發布重磅報道,解説深圳為什麼在科技、金融、建築上一直“往高走”。文章的開頭寫道:當你越過香港邊緣休耕的田野和零散的魚塘,一座海市蜃樓立即出現在你眼前:成群的摩天大樓在遠處閃閃發光。國外記者都已看到,香港北部落後了,需要加速發展。

  其實這年的1月3日,港深已正式簽署《關於港深推進落馬洲河套地區共同發展的合作備忘錄》,同意合作發展河套地區為“港深創新及科技園”。

  “港深創新及科技園”以創新和科技為主軸,建立重點科研合作基地,並將在園內配套建設相關高等教育、文化創意和其他配套設施。香港的河套地區面積大約87公頃,是香港科學園面積的4倍,因此“港深創新及科技園”將成為香港最大的科技創新園區。同時,香港也將支持深圳開發深圳河北側毗鄰河套地區的相關區域,雙方優勢互補,共同構建具有集聚效應和協同效應的“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

  但就是這樣一份能夠集合港深兩地優勢,雙贏發展的規劃,卻被當時立法會的反對派議員和某些媒體肆意歪曲為“出賣香港利益”,並以各種理由拖延、阻礙,以至於2018年9月才展開河套地區發展第一期主體工程工地平整和基礎設施的詳細設計工作。其後,由於2019年的修例風波和2020年的疫情,導致特區政府在今年4月底才能夠進行落馬洲河套地區發展第一期主體工程——道路工程的招標。而在這之前的今年3月,國家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明確支持香港建設國際創新科技中心,並將深港河套納入粵港澳大灣區四個重大合作平台之一。

  今年9月6日,深港兩地政府簽署了《關於推進河套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一區兩園”建設的合作安排》,為發展合作區成為“一國兩制”下位處“一河兩岸”的世界級“一區兩園”定下了合作方向:在港深創科園首批樓宇於二○二四年起分階段落成前,香港科技園公司將率先在深圳科創園區設立香港科學園深圳分園,讓有興趣開展大灣區業務的機構和企業先落戶合作區。科技園公司也將在深圳分園設立大灣區創科飛躍學院InnoAcademy,為兩地的創科人才提供資源中心、培訓樞紐以及交流平台三個重要功能的全面服務;並通過設立大灣區創科快線InnoExpress為香港及內地創科企業提供業務發展支持服務,發揮香港“引進來”“走出去”的角色。科技園公司也與深圳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發展有限公司,以《合作安排》的附件形式簽署了框架協議。當天,合作區的深港聯合辦公室揭牌。

  同時,深港兩地政府還共同推出了合作區的聯合政策,提供便利人流、科研資源流動及開設業務等方面的支持措施,攜手為合作區招才引智。

  至此,港深創新及科技園正式進入到邊開發、邊運行的階段。一國兩制下的一河兩岸、一區兩園,邁出了實質性的一步。

  跨過深圳河的動力來自哪?

  2020年10月,《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綜合改革試點方案2020-2025年》(試點方案)公布,11月,《深圳經濟特區科技創新條例》(創新條例)實施,在香港的政界、創科界、教育界引發了極大的震動。

  其中,創新條例中關於科技開發人員可分配知識産權收益、同股不同權及歡迎港澳科技開發人員申請科技開發基金等三項,讓香港中文大學工程學院副院長黃錦輝教授感觸頗深,並對深圳政府方面的魄力大為讚賞。黃錦輝直言,香港政府投資的大學科研項目,知識産權收益按大學與科研人員3:1的比例分配。相較於香港,深圳對科研人員創新積極性的調動與科研成果的産業轉化,“已經行快了幾大步”。

  大疆的汪滔、順豐的王衛、微眾銀行的顧敏,這三個曾在香港接受教育並在深圳或大灣區創業成功的“香港人”,似乎成了香港科研與産業斷裂的代表,但這也恰恰反映了香港在科研能力和專業人才培養上擁有內地無可比擬的優勢。香港有五所大學躋身世界百強,擁有兩所世界前五十名的醫學院,這不僅是內地,即便放眼世界任何一個城市也是很難企及的。而香港人兩文三語的特質,也讓其在資訊的獲取和國際視野的養成方面,具備了天然的優勢。

  試點方案中,與香港關係密切的“完善要素市場化配置機制”“打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完善科技創新環境制度”“完善高水平開放型經濟體制”和“完善民生供給體制”等方面,為以香港為基地進行數字人民幣的國際化合作、引進香港的專業人才、借鑒和沿用香港的法律仲裁製度,以及引入香港醫療和教育機構,為深港聯動創造了極大的政策便利。

  試點方案發布不到一年,37位香港醫生於今年8月獲得了由深圳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頒發的“正高”職稱證書。不久前,身為律師的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容海恩在社交媒體上慶祝自己考取了內地律師執業資格證。而在今年8月進行的香港律師會改選,新當選的正副會長和新任執委,均對香港律師內地執業充滿期待。

  今年9月6日,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率特區政府訪問團赴深,與深圳市政府簽訂了多項合作協議,當天,深圳市人民政府與香港大學簽署了合作辦學備忘錄,開展港大在深圳成立分校的籌備工作,促進大灣區內高水平學術及研究活動。連同幾年前成立的香港中文大學(深圳),這兩所落戶深圳的香港最著名高校,對大灣區人才高地的建設將起到巨大作用。

  在職業專才教育方面,香港特區政府繼續對香港職業訓練局與深圳職業技術學院的合作進行支持,包括探討推出更多合辦課程及實訓實習機會。

  9月的開學季,深圳香港培僑書院龍華信義學校迎來了兩位特殊的主禮嘉賓——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和深圳市委書記王偉中。這所在大灣區開辦的提供香港和國際課程的港辦學校,不單提供一條龍式的中小學基礎教育,更為大灣區內深港青少年的聯繫和交流,提供了有益的平台。

  深港雙城,似錦前程

  10月6日,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發表任內第五份施政報告,最引人注目的章節便是提出構建“北部都會區”,形成“雙城三圈”,即香港和深圳雙城,和“深圳灣優質發展圈”“港深緊密互動圈”“大鵬灣/印洲塘生態旅游圈”,其中,以河套港深創新合作區為核心的新田科技城,便是規劃中的“港深緊密互動圈”中科技含量最高、附加值最大的中心區。

  從四年多前備忘錄時期的“小打小鬧”,到如今承載着國際創科中心的“國家使命”;從當初只有87公頃的落馬洲河套片區,演變成方圓300平方公里的“北部都會區”;從荒蕪凋敝的邊境禁區,到擔當着民生期盼和經濟轉型的重任;從口岸經濟帶的硬聯通,到人員、貨物乃至專業制度的軟聯通,港深聯動,不僅是地理上的無縫銜接,更是産業上的高度互補和心理上的認同依存。河套港深創新科技合作區,以及由其擴展開來的北部都會區,牽動着港深、牽動着大灣區,如果説港深聯動預示着大灣區中的港、深核心引擎地位的形成,那麼河套港深創新科技合作區則無異於這部引擎的核心部件。

  聯合國知識産權組織在2014年時便將香港與深圳作為統一創新中心進行了世界排名,由於香港的科學論文數和深圳的技術專利數均世界聞名。在那一年,香港-深圳的世界排名,僅次於東京-橫濱,位於世界第二位。而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發布的2019年,聯合國知識産權組織便敏銳地將深圳—香港—廣州作為統一體參與排名,“大灣區組合”繼續排名世界第二!

  10月11日,香港特區創新及科技局局長薛永恒在談及河套港深創新科技合作區及新田科技城時,形容“現時是香港創科發展的黃金時代”!在薛永恒看來,與深圳一起推動的河套港深創新科技合作區,將共同帶動大灣區成為國際創科中心,香港的科研實力加上深圳的産業優勢,港深優勢互補,透過大灣區的發展平台,科創一定會成為未來香港的新經濟動力,並為青年提供優質的就業機會。

  隨着以維港為核心的金融、服務經濟帶及以北部都會區為核心的創科經濟帶的形成,南金融、北創科的格局,將會夯實香港國際金融和科創中心的地位。而前海的金融、法制配套服務和廣深科技創新走廊的技術支持以及東莞、惠州、中山等大灣區城市強勁的製造業能力,再加上港深陸路口岸便捷的交通和物流,河套港深創新科技合作區內重點扶持與合作的諸如醫療科技、大數據及人工智能、機器人、新材料等領域,一定會取得豐碩成果。

  不要忘了,上述的這些領域,也正孕育着世界上的第四次工業革命。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404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