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歸祖國25周年|劉德華:我是中國人

來源: 新華社          發布時間: 2022-06-09

  在香港,“劉德華”這個名字已無需添加更多定語,但如果非要貼上一個標籤的話,“我可以認認真真地和大家説,我是中國人”,劉德華説。

  上世紀60年代,劉德華在香港大埔農村出生。在回歸前,他始終有一種關於身份的焦慮,“我們到國外工作或旅游時,有時會被人問是不是英國人。”

  直到香港回歸祖國提上日程。劉德華記得:“那個時候大家都非常興奮,雖然還有一點點徬徨,因為沒有人經歷過。”

  而他屬於有信心的那一群人。

圖為劉德華接受專訪。(新華社記者李鋼 攝)

  1982年,劉德華第一次到海南拍戲。三個多月下來,“沒有什麼不同,感覺非常親切”。

  1997年4月,單曲《中國人》發行。為了拍這首歌的MV,劉德華登上了長城。中式白衫,紅旗漫舞,他站在烽火台上唱:五千年的風和雨啊,藏了多少夢。

  “我嘴巴在唱,眼睛在看,真的會想到幾千年來我們中國人的苦難。”他説,當時“用盡了自己最深的那口氣”。

  從獅子山下到長城之上,劉德華第一次真正感受到,可以用香港人的身份,跟大家説自己是中國人。

  香港回歸後,他選擇留下。在之後的25年裏,他成為人們口中的“獲獎專業戶”“勞模”和“常青樹”。

  劉德華的故事,開始變得豐富和多元。練書法、學篆刻,他自覺是一個很東方的人。

  “我的表演裏不時會出現一些比較中國風的東西。”劉德華説,他最不願意看到的情景是,“當全世界都喜歡中國風時,我們才跟進”。

  他更頻密地往來香港與內地。1997年後,他數次回到籍貫所在地廣東江門,“就像回到家一樣,是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

  2008年汶川地震後,劉德華在香港召集義演進行籌款,並赴救災前線慰問,想“讓他們知道身後有着全國人民的支持”。

  他積極投身香港與內地電影合作,不僅做演員,也投資扶持新人。“很多導演或幕後工作人員介入不同類型的電影中,可以慢慢讓香港和內地的作品彼此融合,互相靠近。”

  在2015年上映的電影《失孤》中,劉德華演繹一名堅持尋子十多年的內地農民,這緣於他被故事內核所深深打動。那次突破“偶像”光環的表演背後,有着深刻的情感上的連接。

  經歷了香港電影和音樂的黃金時代,劉德華坦言,藝術形式的接受度總會上上下下、起起落落,“但不能只考慮商業價值,還要考慮文化的傳承和保護”。他有計劃拍一部關於粵劇的電影,“不是我演,是找年輕人”。

  公益活動,也成為其人生的重要部分。從探望老人、照顧孤兒到臨終關懷,劉德華説,傳遞愛的工作一定要延續下去。

  今年春節剛過,第五波新冠肺炎疫情襲擊香港,香港演藝界開始籌備一個行動,把經典歌曲《獅子山下》重新填詞,通過藝人獻唱,給市民打氣。

  “當時我在深圳,離開香港已有一段時間。”劉德華説,收到歌詞後就在自己房間開始錄,“需要我的能量時,我就可以給,不管多忙或者在世界的哪一個角落”。

  這是劉德華對香港的承擔,也是對自己的要求。

  “我家有六個兄弟姐妹,而現在的家庭很多只有一到兩個孩子。”成為一名父親後,劉德華覺得應該為年輕人負更多責任。

  對當下香港面臨的房屋和青年發展等問題,他並不回避:“需要給年輕人提供一個比較好的空間和環境,去迎接他們的未來。”

  未來的香港,的確有着無限可能。國家“十四五”規劃綱要裏對香港“中外文化藝術交流中心”的定位,正是劉德華思量已久的。

  “我年輕時,香港每一年的藝術節都是重要的時間,很早就要開始找票,因為我們需要看到世界。”談及藝術,他語氣堅定——在香港建設中外文化藝術交流中心的過程中,自己絕對會是其中的重要一員。

  這種堅定,與他對香港和國家的信心繫出同源。

  “我在各種不同的地方都説,對香港前途充滿信心。”劉德華説,不止如此,“25年來,香港人的家國情懷也越來越深”。他相信,中國人只會越來越團結。

  去年7月,劉德華辦了一場網絡直播,冠名“這平常的一天”。開始演藝生涯以來,正是每一個平常日子的疊加,成就了現在的劉德華。

  “在這機遇面前,希望面前,好好地鍛煉。”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25周年主題曲《前》的MV中,劉德華唱道。

  他説,我們要把今天過好,把每一件事做好。這很重要。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655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