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春天的香園圍

來源: 新華社          發布時間: 2023-04-03

  從港島出發向北,經九龍,到新界,穿過長長的龍山隧道,再開上全長11公里的香園圍公路,一路行駛,漸入群山環抱:左手邊是深圳梧桐山下的居民小區,右手邊的白虎山下,散落着一個個客家村落。

  路的終點是一棟外觀頗具流動感的長方體建築。這裏是港深第七個、也是最新落成的陸路口岸——蓮塘/香園圍口岸。它橫跨深圳河,兩地旅檢大樓連為一體,好像一座橋。

這是蓮塘/香園圍口岸香港一側。(新華社記者 王申 攝)

  春意正濃,旅檢啟用不到兩個月,口岸人來人往:因率先採用“人車直達”措施,旅客可自駕或步行直達,無需接駁工具,許多人將這裏作為出行的首選。

  85歲的萬秀平站在旅檢大樓前,手握一份老舊的手繪地圖,看了看圖,又看了看樓,圖上是他年輕時的願景,眼前是時隔30多年才成真的現實。

  道路連通的夙願

  萬秀平六七歲時,時常在如今的口岸附近往來深圳河兩岸。

  那是上世紀四十年代,此處確有一座橋。他還記得,自己和小夥伴會到河邊玩耍,後來他加入共産黨領導的抗日“小鬼隊”,也會在附近幫戰士們放哨通信。

  萬秀平的老家香園圍村臨近港深東部邊界。上世紀五十年代,香園圍所在的打鼓嶺地區被港英當局列為邊境禁區,不僅邊境沿線豎立起圍網,出入禁區也需要許可證,跨越深圳河的那座橋就漸漸荒廢了。

  完全隔絕的狀態一直持續到內地改革開放。1978年,香園圍向西直線距離約兩三公里處,開通了文錦渡口岸。不過港深兩地往來需求旺盛,通往文錦渡的公路堵車嚴重。

  萬秀平想起了小時候的那座橋。1985年6月,時任打鼓嶺區鄉事委員會副主席、香園圍村村代表的他給港英當局寫了一封信,建議在打鼓嶺地區興建新口岸。信中寫道:“交通非常擠塞……打鼓嶺區內之鄉民往來不便,為此,本人提議另行開闢一條新線路。”

  “打鼓嶺很多地方都是禁區,被人遺忘了,我想為地區做點事。”萬秀平説,“口岸可以帶旺整個區。”他將這封信抄送給諸多部門,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信件原件一直被他保存在家中,慢慢泛黃,好像一個消失了光彩的願望。

  當年寫信時,萬秀平還附上了一張手繪地圖,説明自己認為可行的兩個地點,其中一處恰與現在的香園圍口岸十分接近。

在香港香園圍口岸,85歲的萬秀平站在旅檢大樓前,背後的深圳高層居民樓近在眼前。(新華社記者 王申 攝)

  如今的香園圍口岸吸引了不少自駕族,設有400多個車位的停車場時常爆滿,特區政府還在推動附近的私營停車場投入運作。

  血脈相通的根源

  300多年前,萬秀平的客家先祖第一次跨過那條不寬的小河。

  香園圍的萬氏屬於廣東五華萬氏,在清代遷居至梧桐山南麓,其村據説因有一個長滿蓮藕的池塘而得名“蓮塘”。後又因人口繁衍,“花開兩朵”,部分族人過河而居,並廣種香樟樹,將聚居地命名為“香園圍”。

  走進村裏,遠遠便聞到一陣清香。幾幢文物級的客家古建築之後,有一片綠色的天幕,這是幾棵二三百年的老樟樹,每棵都需要兩三人才能合圍。

  “這裏很多村跟河對岸的村原本就是一個村。”在打鼓嶺區土生土長的香港特區立法會議員、打鼓嶺區鄉事委員會現任主席陳月明介紹。

在香港香園圍村,85歲的萬秀平走在村裏。(新華社記者 王申 攝)

  上世紀中葉,香園圍村有三四百人,然而列入邊境禁區後,因交通不便、經濟落後,村民陸續搬出,常住人口減至幾十名,且多是老人。

  香港回歸祖國後,港深交通互聯持續深化。作為深港跨境貨運“東進東出、西進西出”戰略布局中的重要一環,東部新口岸的興建在本世紀初被提上議程。

  萬秀平沒想到當年唸唸不忘的提議竟然有了“迴響”。他和許多人一起期盼着。在港深聯合開展的前期規劃研究中,當被徵詢意見時,他堅定表示“通關設施要應有盡有”。

  2006年,打鼓嶺區鄉事委員會時任主席張夥泰帶領鄉民接受香港“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的邀請,對在當地興建口岸的可行性進行了詳細的調研。兩年後,決定正式作出,新口岸選址在香園圍不遠處的另一個客家古村——竹園村。

打鼓嶺區鄉事委員會時任主席張夥泰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新華社記者 王申 攝)

  整村搬遷是件大事,不過大部分原居民表示“非常開心”。“如果不開發,就缺少發展的餘地,生活很困苦。”時任竹園村村代表的姚觀華説。

  姚觀華回憶,在前期有一種意見是新口岸只通貨運,後來包括他在內的很多人都提出要客貨都通,“有人過,才能有人氣”,正如幾百年前他們的祖先從河彼岸將“人氣”帶到了此岸。

  發展融通的前景

  2月6日,內地與香港恢復全面通關的第一天,香園圍村現任村代表萬新財就通過香園圍口岸,去了趟深圳。

  早上8點半,萬新財從家出發,開車不到五分鐘,就到了口岸停車場。新口岸已於2020年8月開通了貨運,而這一天是旅客通關服務開通的首日,現場熱鬧非凡:有推着單車準備過關的香港單車隊,有從深圳過關前來的跨境學童,還有專程來慶賀的打鼓嶺區村民代表。

  萬新財和大家寒暄了一陣再過關,到深圳後還不到9點。他逛了逛街,飲了杯茶,回到香園圍,大約12點。百年古屋中飄出一縷炊煙,妻子還沒將午飯做好呢。

  酷愛開車的萬新財暢想着未來的美事,他想“去內地自駕游”。

  鳳凰湖村村代表易嘉文的美事來得更快些。三年前,他在距離香園圍口岸最近的幾棟深圳居民樓內買了一套公寓,不過直到近來口岸啟用旅檢後才着手裝修,估計再過一年半載全家就可以去內地過周末了。

在香港香園圍口岸旅檢大樓,口岸張貼“你好,香港”的大幅廣告歡迎來到香港的旅客。(新華社記者 王申 攝)

  深圳邊檢部門數據顯示,截至3月5日,啟用一個月,蓮塘/香園圍口岸的旅客流量約47.7萬人次,單日出入境旅客高峰近3萬人次。

  口岸向南約一公里處,是竹園村的安置新村:約60棟小樓依山傍水,村中道路平整寬敞,公共場地設施齊全。姚觀華介紹,2014年搬到這裏後,村子人氣確實有所增加:環境好了,租戶增多了,村民收入也提升了。

  陳月明相信,打鼓嶺的鄉村未來可有更廣闊的發展。在特區政府的北部都會區發展策略下,藉著口岸的人氣,當地應進一步提升基建,“在未來引入創科産業,讓港深更多年輕人來到這裏發展”。

  “當然好開心啊!”終於如願的萬秀平描述着自己的心情。口岸旅檢大樓以“光影流岸”為設計理念,日光照在玻璃上,呈現流動的光影,仿佛流經的時光。蓮塘/香園圍,兩個名字多年後再次連在一起,攜手通往一個香氣怡人的春天。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963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