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論香港

來源: 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

我們非常關注香港的過渡時期*

鄧小平

(一九八四年七月三十一日)

  “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構想不是今天形成的,而是幾年以前,主要是在我們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形成的。這個構想是從中國解決台灣問題和香港問題出發的。十億人口大陸的社會主義制度是不會改變的,永遠不會改變。但是,根據香港和台灣的歷史和實際情況,不保證香港和台灣繼續實行資本主義制度,就不能保持它們的繁榮和穩定,也不能和平解決祖國統一問題。因此,我們在香港問題上,首先提出要保證其現行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在一九九七年後五十年不變。

  坦率地説,在香港問題上,我們非常關注十三年過渡時期,只要過渡時期安排好了,我們並不擔心一九九七年後的事情。我們希望香港在過渡時期內,不要出現以下幾種情況。

  第一,希望不要出現動搖港幣地位的情況。港幣發行量究竟多少?港幣信譽好是因為儲備金雄厚,多於發行量,不能改變這種狀態。

  第二,我們同意可以批出一九九七年後五十年內的土地契約,而且同意港英政府可以動用這種賣地收入,但希望用於香港的基本建設和土地開發,而不是用作行政開支。

  第三,希望港英政府不要隨意增加人員和薪金、退休金金額,那將會增加將來特別行政區政府的負擔。

  第四,希望港英政府不要在過渡時期中自搞一套班子,將來強加於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第五,希望港英政府勸説有關方面的人不要讓英資帶頭轉走資金。

  我們希望過渡時期不出現問題,但必須準備可能會出現一些不以我們意志為轉移的問題。今後中英兩國要更好地合作。

  現在中英兩國政府關於香港問題的會談基本上達成一致了。我很有信心, “一個國家,兩種制度”是能夠行得通的。這件事情會在國際上引起很好的反應,而且為世界各國提供國家間解決歷史遺留問題的一個範例。我們提出 “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構想,也考慮到解決國際爭端應該採取什麼辦法。因為世界上這裡那裏有很多疙瘩,很難解開。我認為有些國際爭端用這種辦法解決是可能的。我們就是要找出一個能為各方所接受的方式,使問題得到解決。過去,好多爭端爆發了,引起武力衝突。假如能夠採取合情合理的辦法,就可以消除爆發點,穩定國際局勢。

 

    * 這是鄧小平會見英國外交大臣傑弗裏·豪時談話的一部分。選自《鄧小平文選》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54641259914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