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論香港

來源: 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
 

保持香港的繁榮和穩定*

鄧小平

(一九八四年十月三日)

 

  你們這麼多人回來觀禮,我非常高興,我看香港一定有希望。這次回來觀禮的,各行各業各界人士都有,各種不同政治觀點的人也都來了。這説明大家都贊成中國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贊成中英兩國政府所達成的協議[1]的內容。這就是説,我們有了一個共同的大前提,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愛祖國,愛香港,在今後十三年和十三年以後保持香港的繁榮和穩定。大家共同努力,這個目標肯定可以實現。一九九七年以後,在座的六七十歲的人,那時精力就差些了,但在座的有很多年輕人,年輕人有優勢。就我個人來説,我願意活到一九九七年,親眼看到中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

  現在有些人就是擔心我們這些人不在了,政策會變。感謝大家對我們這些老頭子的信任。今天我要告訴大家,我們的政策不會變,誰也變不了。因為這些政策見效、對頭,人民都擁護。既然是人民擁護,誰要變人民就會反對。聯合聲明確定的內容肯定是不會變的。我們中央政府、中共中央即使在過去的動亂年代,在國際上説話也是算數的。講信義是我們民族的傳統,不是我們這一代才有的。這也體現出我們古老大國的風度,泱泱大國嘛。作為一個大國有自己的尊嚴,有自己遵循的準則。我們在協議中説五十年不變,就是五十年不變。

  我們這一代不會變,下一代也不會變。到了五十年以後,大陸發展起來了,那時還會小裏小氣地處理這些問題嗎?所以不要擔心變,變不了。再説變也並不都是壞事,有的變是好事,問題是變什麼。中國收回香港不就是一種變嗎?所以不要籠統地説怕變。如果有什麼要變,一定是變得更好,更有利於香港的繁榮和發展,而不會損害香港人的利益。這種變是值得大家歡迎的。如果有人説什麼都不變,你們不要相信。我們總不能講香港資本主義制度下的所有方式都是完美無缺的吧?即使資本主義發達國家之間相互比較起來也各有優缺點。把香港引導到更健康的方面,不也是變嗎?向這樣的方面發展變化,香港人是會歡迎的,香港人自己會要求變,這是確定無疑的。我們也在變。最大的不變是社會主義制度不變,而 “一國兩制”就是大變,農村政策就是大變。過幾天我們要開中央全會,討論城市改革,城市改革也是變,是翻天覆地的變化。問題是變好還是變壞。不要拒絕變,拒絕變化就不能進步。這是個思想方法問題。

  再一個是有些人擔心干預。不能籠統地擔心干預,有些干預是必要的。要看這些干預是有利於香港人的利益,有利於香港的繁榮和穩定,還是損害香港人的利益,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現在看起來,香港從現在到一九九七年會有秩序地度過十三年,十三年之後,會有秩序地度過五十年。這我是有信心的。但切不要以為沒有破壞力量。這種破壞力量可能來自這個方面,也可能來自那個方面。如果發生動亂,中央政府就要加以干預。由亂變治,這樣的干預應該歡迎還是應該拒絕?應該歡迎。所以事物都要加以具體分析。我還講過十三年的過渡時期參與的問題,參與也是一種干預,當然這個參與不是北京方面參與,而是香港人參與,中央政府支持香港人參與。不能設想,到了一九九七年六月三十日,一夜之間換一套人馬。如果那樣,新班子換上來,什麼都不熟悉,不就會造成動亂嗎?即使不造成動亂,也會造成混亂。在過渡時期後半段的六七年內,要由各行各業推薦一批年輕能幹的人參與香港政府的管理,甚至包括金融方面。不參與不行,不參與不熟悉情況。在參與過程中,就有機會發現、選擇人才,以便于管理一九九七年以後的香港。參與者的條件只有一個,就是愛國者,也就是愛祖國、愛香港的人。一九九七年後在香港執政的人還是搞資本主義制度,但他們不做損害祖國利益的事,也不做損害香港同胞利益的事。所以不能籠統地反對參與,也不能籠統地反對干預。港人治港不會變。由香港人推選出來管理香港的人,由中央政府委任,而不是由北京派出。選擇這種人,左翼的當然要有,儘量少些,也要有點右的人,最好多選些中間的人。這樣,各方面人的心情會舒暢一些。處理這些問題,中央政府從大處著眼,不會拘泥于小節。

  一個是怕變,一個是怕干預,還怕什麼?有人説怕亂。亂就得幹預,不只中央政府要干預,香港人也要干預。總會有人搗亂的,但決不要使他們成氣候。

  我跟英國人談的時候,也講了在過渡時期希望不要出現的幾個問題。一個是英資帶頭往外撤,一個是港幣發生大的波動。如果儲備金用盡,港幣貶值,就會發生動亂。過渡時期我們不過問儲備金行嗎?還有一個土地問題,如果把土地賣光用於行政開支,把負擔轉嫁給一九九七年以後的香港政府,不干預行嗎?我給英國人講了五條[2],他們表示願意採取合作的態度。

  我講過中國有權在香港駐軍。我説,除了在香港駐軍外,中國還有什麼能夠體現對香港行使主權呢?在香港駐軍還有一個作用,可以防止動亂。那些想搞動亂的人,知道香港有中國軍隊,他就要考慮。即使有了動亂,也能及時解決。

  對於中英聯合聲明,我們不僅相信我們自己會遵守,也相信英國人會遵守,更相信香港同胞會遵守。但是應該想到,總會有些人不打算徹底執行。某種動亂的因素,搗亂的因素,不安定的因素,是會有的。老實説,這樣的因素不會來自北京,卻不能排除存在於香港內部,也不能排除來自某種國際力量。國際上對聯合聲明反應還是好的。要説變,人們議論的總是北京方面政策會不會變,沒有想到其他方面會不會發生變。只要香港同胞團結起來,選擇好的政治人物來管理香港,就不怕變,就可以防止亂。即使發生亂,也不會大,也容易解決。

  一九九七年以後,台灣在香港的機構仍然可以存在,他們可以宣傳 “三民主義”,也可以罵共産黨,我們不怕他們罵,共産黨是罵不倒的。但是在行動上要注意不能在香港製造混亂,不能搞 “兩個中國”。他們都是中國人,我們相信,他們會站在我們民族的立場,維護民族的大局,民族的尊嚴。在這樣的基礎上,進行他們的活動,進行他們的宣傳,在香港這種情況下是允許的。

  總之,協議簽訂後會遇到很多新情況。我們過去講過,要了解新情況,解決新問題,這就是新情況、新問題。坦率地講,將來會出現什麼問題,我們也不清楚,但問題出現了我們會合情合理地處理。上面講的這些意見,請大家回去後,向香港各行各業五百萬人做點解釋工作。

  我希望港澳同胞多到全國各地走一走,看看國家的面貌,看看國家的變化。我們不是有個口號叫 “中華民族大團結萬歲”嗎?只要站在民族的立場上,維護民族的大局,不管抱什麼政治觀點,包括罵共産黨的人,都要大團結。希望香港同胞團結一致,共同努力,維護香港的繁榮和穩定,為一九九七年政權順利移交作出貢獻。

    

    * 這是鄧小平會見港澳同胞國慶觀禮團時談話的主要部分。選自 《鄧小平文選》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

    

 

    

    注 釋:

    [1] 指中英兩國政府在一九八四年九月十八日就香港問題達成的協議。該協議于同年九月二十六日在北京草簽,十二月十九日由中英兩國政府首腦在北京正式簽署。協議包括一個主體文件:《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政府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三個附件:《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的具體説明》、《關於中英聯合聯絡小組》和《關於土地契約》。一九八五年五月二十七日,兩國政府在北京互換中英聯合聲明的批准書,聯合聲明從此生效。聯合聲明確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于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英國政府將在同日把香港交還給中國。中國政府在聯合聲明中闡述了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主要有:設立直轄于中央人民政府的香港特別行政區,除外交和國防事務由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的自治權;香港現行的法律基本不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由當地人組成;香港的現行社會、經濟制度不變,生活方式不變;香港特別行政區將保持自由港和獨立關稅地區的地位,保持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保持財政獨立;香港特別行政區可以“中國香港”的名義單獨地同各國、各地區及有關國際組織保持和發展經濟、文化關係;香港社會治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負責維持;中國政府的上述基本方針政策五十年內不變。協議還就香港政權順利交接的有關事項作了具體規定。

    [2] 參見《我們非常關注香港的過渡時期》一文。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54641259914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