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正文

江澤民論香港

來源: 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          發佈時間: 2008-04-09

香港必須有一個平穩的過渡期*

江澤民

(一九八九年十二月六日)

 

  我仔細讀了撒切爾夫人的來信,讚賞她對兩國關係採取積極態度。她提到兩國都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對世界和平與穩定負有重大責任。對此,我們意見一致。她表示英方仍信守中英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我們表示歡迎。

  今天,我要同你談的主題,是政治上如何改善中英關係,其中包括香港問題。在香港問題上,鄧小平同志提出了一個非常好的建議,即 “一國兩制”構想。這個創造性構想的提出,為中英兩國政府通過談判解決香港問題打開了新局面。一九八四年,中英就解決香港問題發表了聯合聲明,這是中英長期努力和合作的結果。我們一直珍視中英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遺憾的是,今年春夏之交中國發生政治風波之後,西方掀起了一股反華潮流,香港也發生了許多我們不願看到的事情。處理這場政治風波是中國的內政。中國有權處理自己的事。

  中國古代詩人陶淵明在 《歸去來兮辭》中有句名言: “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我同意撒切爾夫人的話,要往前看。中國始終信守一個信條:每個國家的社會制度都是歷史形成的,要由它的人民來選擇。中國實行社會主義制度,英國實行資本主義制度,這不應該影響中英兩國發展友好合作關係和貿易往來。在 “一國兩制”問題上,我曾在同香港許多工商界人士、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的談話中引用過一句諺語,叫做 “井水不犯河水”。有的香港人不大理解,説: “井水不犯河水,河水必定犯井水。”其實,我這句話完整地説是: “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不犯井水。”

  我們這些人年輕時參加學生運動的目的,就是反對國民黨蔣介石的專制統治,就是要爭取民主、自由。中國共産黨成立以來一切奮鬥的目標,就是爭取人民的民主、實現人民幸福。世界上沒有絕對的民主、自由。各國的政治制度同該國的歷史文化傳統和經濟發展水平密切相關。根據香港長期以來的歷史文化和居民表達意見的方式,香港實行政治民主化要循序漸進。撒切爾夫人説英方不能不考慮香港的“民意”。民意問題,要看究竟是民眾真正自發表達的意願還是有人操縱。在西方國家,所謂 “民意”也往往同當權者的引導和意圖貫徹密切相關。香港有的人説代表 “民意”,我看他就不能代表民意,一是他有一定的個人目的,二是他唯恐天下不亂。香港不穩,對港英當局、對中英雙方都沒有好處,只會危害香港的穩定繁榮。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交接之前,香港必須有一個平穩的過渡期。我希望雙方能從香港的根本利益出發,就民意問題取得共識。在經濟方面,我希望英方不要搞過大的基礎設施工程,開出過大的支票。基礎設施過大過多,難以完成,將給香港帶來問題。英方的意思似乎是,在立法局直選議席問題上達成諒解是一個前提,如果達不成諒解,兩國關係的其他方面就都不能取得進展。我認為,還是應該以大局為重。

  我們很關注東歐局勢,但中國與東歐國家很不一樣。第一,我們黨從成立起就同人民群眾保持密切聯繫,是在艱苦鬥爭中成長起來的,而東歐一些國家的共産黨是由其前身社會民主黨演化而來的。

  第二,我們軍隊久經考驗,是鋼鐵長城。第三,我們是通過長期武裝鬥爭取得政權的,不同於東歐一些國家是由蘇聯軍隊解放的。第四,中華民族有著自己的優良傳統,重視民族氣節,決不會屈從於任何外來壓力。在任何問題上,如果合情合理同我們商量,都好説,但企圖壓我們是不行的。你越壓,我越硬。雙方應該從各方面來促進兩國關係的恢復,在聯合聲明的基礎上共同商量和討論解決有關香港的一些問題。今年春夏之交中國發生政治風波,除國內因素外,確實也有國際背景。國際上有些人錯誤地估計了形勢,認為有些社會主義國家亂得差不多了,中國也只要推一下就倒了。然而,他們並不知道,一個有十一億多人口、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國土、五千多年文明歷史的中國,是那麼容易被推倒的嗎?!

  中英雙方都願意共同遵守中英聯合聲明,也希望香港平穩過渡。香港問題完全是中英兩國之間的事情,決不允許任何第三國插手干預。在港英政府管理期間,香港發生任何不安定都不符合中英雙方的利益。一九九七年中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後,香港繼續保持穩定繁榮是雙方都願意看到的,也符合英國的利益。雙方合作應有誠意。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對一些具體問題,只要雙方有合作精神,也是不難解決的。我希望雙方都要保持警惕性,因為確實有人不願看到香港保持穩定繁榮。

    

    * 這是江澤民會見英國首相特使、首相外事顧問柯利達時談話的要點。選自 《江澤民文選》第一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54641259918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