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論香港

來源: 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

我們對香港前途充滿信心*

江澤民

(一九九四年七月七日)

  當前最重要的是,要從總體上對香港前途堅定信心,對港英當局提高警惕。英國原來是個殖民國家,現在要他們從香港退出來,他們願意嗎?不願意。香港是英國曾經取得的一塊肥肉,要他們從口中吐出來,他們願意嗎?不願意。所以,他們就千方百計對香港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回歸祖國製造種種障礙。英國的當權者,不管是哪一個政黨,在這一點上利益是一致的。五年前,也就是一九八九年十二月,撒切爾夫人給我一封信,集中談的是 “民主化”。當時我説,港督一直是集行政、司法等大權于一身,你們現在怎麼突然變得這麼要 “民主”了?我們不反對民主,但民主是要逐步實行的,要與一個地區的發展水平相一致。發達資本主義國家有他們的民主,我們也有我們的民主。我們認為,我們的民主最適合於我們。總之,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以前,英國的當權者要在香港問題上製造種種阻力,埋上釘子。對港英當局的政改方案,我們已發表聲明,重申了我們的立場,不予承認!一九九七年,我們要按照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有關規定,重組立法局、行政局、市政局和區議會。

  在香港問題上,我們在幾個方面一直是很明確的,這就是 “一國兩制”是要肯定的,中英聯合聲明是要肯定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是要肯定的, “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要肯定的。不久前,我到廣東、福建考察,在深圳特別講到,香港和深圳之間的邊界線不能動,香港是資本主義的香港,深圳是社會主義的深圳。這條線動了,不是資本主義的香港改變了社會主義的深圳,就是社會主義的深圳改變了資本主義的香港。我們 “一國兩制”的方針政策是很清楚的。這是個大原則,無論怎麼樣也不能改變。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以後,要保證香港長期穩定繁榮。如果香港不能穩定繁榮,就會變成 “死港”。香港的穩定繁榮,不僅對香港很重要,對內地也很重要。香港的穩定繁榮離不開內地,因為內地有大量的原材料、技術、勞動力,還有廣闊的市場。廣東、福建發展得很快,同香港也是分不開的,那裏有很多工廠是香港企業家投資的。有的雖然不是港資,可也是通過香港引進的。一句話,內地越是穩定繁榮,就越能促進香港發展;反過來説,內地也可以發揮香港的窗口作用。我們應該看到這一點。

  凡是有利於香港穩定繁榮的事,都要採取積極步驟予以落實。香港的建設工程,也不能全部讓英國人得利。英國人不要只顧自己從香港撈好處,大派福利,還要給港人留下生路,不能 “你請客、我付錢”。這是我們的一貫方針。對將來好多事,我們要未雨綢繆。泡沫經濟使日本、美國都栽了大跟頭。在房地産市場上,我們不希望香港有太大波動。我們希望香港金融市場的波動盡可能小一點。

  現在,中國銀行參與了一部分發鈔,但港英政府對香港的金融穩定責無旁貸,因為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以前還是英國人在管治香港。香港一百八十萬工作人口沒有健全的退休保障,這個問題很大,要合理地予以解決。退休保障涉及僱主、僱員和政府的利益,如何解決,對於保持香港社會穩定很重要。我看英方的意圖是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以前把一些明明是政府管的事都放到民間,把政府職能空化了。要教育港人愛國愛港,這一點是起碼的。當然,這個任務要逐步完成。

  坦率地講,香港問題在我腦子裏佔很大位置。我是下了決心一定要解決好這個問題的!香港問題解決不好,對不起子孫後代。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香港回歸的那一天,我是要去的。

 

* 這是江澤民會見香港 “一國兩制”經濟研究中心理事訪京團時談話的要點。選自《江澤民文選》第一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54641259918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