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論香港

來源: 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

保持香港穩定繁榮是我們的基本國策*

江澤民

(一九九○年三月二十日)

 

  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工作已進行多年,本次全國人大會議期間將要審議。從中英發表聯合聲明到去年上半年,中英雙方總的談得都很好。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政治風波後,給我的印像是,西方國家有些人感到中國不行了,可以乘人之危、趁火打劫了。撒切爾夫人派前駐華大使、她的外事顧問柯利達作為首相特使來華,並帶來她給我的一封信。她在信中保證,香港不會被用來作為顛覆中國的基地,香港問題不會被 “國際化”。她在信中提出的最大問題是立法局直選議席的名額。關於立法局的直選議席名額,中英雙方是達成了諒解的。她突然提出要大幅度增加直選議席。我覺察出這裡面暗含著一股壓力,英方似乎是想要我方在壓力下接受某種條件,同意增加直選議席,作為英國取消 “制裁”的先決條件,這是辦不到的。中國人是很有民族氣節的。中國人民是不可辱的。要想乘人之危、趁火打劫,中國對此極其反感,不會在壓力下屈服。

  一九九七年香港要順利移交,要有連續性。英國為什麼忽然要更多 “民主”呢?他們不是一直標榜英國把香港管理得很好嗎?港督長期集大權于一身,現在卻大叫特叫 “民主”。他們突然這樣做,沒有別的解釋,就是覺得國際氣候有利,可以 “敲打”中國。實際上,世界上沒有什麼絕對民主,民主沒有一個統一標準,都要適合各國的情況。英國資本主義搞了幾百年,可還是君主立憲制。一九九七年前,如果英國打 “民主牌”,把香港搞亂了,那就應該由英國負責。

  英國的第二張牌是提出用一千二百億港幣即一百五十億美元搞大型工程項目的計劃,搞機場、港口等基礎設施。這些建設大約要二十年的時間。起初幾年要做可行性研究和設計,然後英國人就撤走了。這等于 “你請客、我付錢”。我沒説絕對不行,但要雙方商量。英國決定給二十二萬五千人、五萬戶香港居民以居英權,還要求澳大利亞、加拿大也傚法。這就是搞 “國際化”。一九九七年後,英國在香港還有相當大的利益。我在給撒切爾夫人的回信中説,保持香港穩定繁榮是我們的基本國策,香港穩定繁榮對雙方都有利。英國打 “民主牌”,這是玩火。我們不想説任何威脅的話,但可以講道理。維護香港穩定繁榮是中英雙方的共同利益。增強港人信心,英方也要做工作。我們保證回歸祖國後的香港還實行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我們説話算數。有人曾醞釀花十億英鎊在一九九七年後繼續租香港。我看,不要説十億,就是一百億、一千億,我也不會出賣香港。我絕不做第二個李鴻章!

  中國人應該有民族氣節。香港畢竟在英國人統治下很長時間了,有些人從小受英國教育,對一些問題有疑慮可以理解。但是,今後要講清楚,香港是中國領土,香港同胞都是中國人。香港地區是鴉片戰爭後被強行分割出去的,這是國恥。我們要做好工商界和專業人士的工作,使他們有安全感。要讓專業人士繼續留在香港,不僅要靠宣傳,而且要靠實際行動。要為香港準備一些人才。

 

* 這是江澤民在會見新加坡國會議員、總理政治秘書吳博韜時談話的要點。選自《江澤民文選》第一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54641259918581